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林方】方锐的秘密

1

方锐一直守着一个秘密,关于林敬言的。

他谁也没说,包括林敬言。

这对于方锐来说着实是一件难得的事,要知道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里憋不住话,尤其是对着林敬言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把银行卡密码都统统告诉对方。

 

2

秘密发现的时间有些久远,可以追溯到两年前,方锐来呼啸的第二个年头。

很多事情方锐都记不大清了,但独独对于那个时间点上发生的事记忆犹新。

彼时第六赛季刚刚结束,蓝雨拿了冠军,他们呼啸又一次止步八强,虽然夏休期已经来临,但所有人都默契的选择留下来继续训练。

身为队长,林敬言对于队员们这种自发行为又是感动又是欣慰,于是在七月盛夏的一个夜晚,他请大家在俱乐部附近的大排档里吃小龙虾,以示激励。

一箱半啤酒,六斤小龙虾,一群人吹逼到凌晨三点。

因为顾忌方锐的酒量,平时出去嗨皮林敬言都是拦着方锐不让他多喝,但那天晚上的林敬言似乎特别好说话,不仅不拦着,期间还主动给方锐倒过一杯酒,于是方锐就大着胆子多喝了几杯。

几杯,也就是从一杯的量,增加到了两杯。

他那点和叶黄花三人并称为联盟四废的酒量,即使没人拦着,也蹦跶不了多久,龙虾还没剥几只,人就已经开始说胡话,一会儿把桌子拍的啪啪响,誓要下赛季把蓝雨微草嘉世霸图按在地上摩擦,一会儿又抱着林敬言嘤嘤哭泣,说女朋友嫌他不体贴没时间陪她要跟他分手。

总之,十件事中,七件有关荣耀,还剩三件是秀他的女朋友。

队员们在一旁起哄,问他是女朋友好还是队长好。

方锐笑得很憨,勾着林敬言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样子,当然是队长厚啊。

队员们便更加努力地挤眉弄眼,那还要什么女朋友,跟着队长混,有肉吃。

方锐听不出言外之意,一边摇晃着食指,一边打着酒嗝反驳道,不一样的,队长是队长,女朋友是女朋友,怎么能一样呢?

自始至终林敬言都没有说话,他就安静地敛着眸帮方锐剥龙虾,去头、剥壳、抽筋,一只又一只,整整齐齐地垒在方锐的托盘里,跟个强迫症患者似的。

 

3

后来,方锐对于他怎么回俱乐部这件事已经没有印象了,可能是走着回去的,也可能是爬着回去的,等到他意识回归时,他已经仰面躺在他的小床上。

房间里漆黑一片,就浴室还亮着灯,里面流淌着哗哗的水声,他想,可能是林敬言在里面洗澡。他在身上摸索了一阵,臭烘烘的T恤已变成了干净舒适的睡衣,身上的黏糊感也消失殆尽,空调调到了一个舒适的温度,方锐夹着被子翻了个身,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他家队长总是那么体贴。

林敬言出来的时候,方锐其实还没睡着,意识在清醒和睡眠的夹缝中挣扎,他想睁开眼跟林敬言道声谢,但眼皮太重,根本抬不起来。

迷迷糊糊间他觉得有人正看着他,灼灼的,不加掩饰的,仿佛能穿透到他的灵魂。

就在方锐努力尝试着第二次睁眼时,炙热的视线变成了耳畔滚烫的呼吸,未等他反应过来,唇上便附上了一片柔软。

很轻很轻,就像一片羽毛缓缓拂过,如果不是他还醒着,绝对不会感知到。

方锐那原本在酒精麻痹下已经运行不太顺畅的大脑,这下彻底瘫痪了,眼皮也忘记睁了,觉也忘记睡了。

脑海中只来来回回刷着一句话:卧槽队长也喝醉了?!

林敬言当然不可能喝醉,实际上他连酒都没碰,就光顾着给方锐剥龙虾。

换言之,没有人比此时的林敬言更加清醒。

方锐选择躺在床上继续装尸体,醉意因为那个吻驱散了大半,他不知道林敬言有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反正不管他有没有发现,他都不能睁眼,这是他在冷静下来之后想到的唯一一个避免尴尬的方法。

好在林敬言只是留下了一个吻,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要不然方锐真不知道是给他一拳还是配合着把屁股撅起来。

说实话,他并不讨厌林敬言的亲吻,只是出于对女朋友的忠诚,他拒绝一切超越友情的亲密,男的也好女的也好,统统敬谢不敏。

很快林敬言就上了床,并且不久之后就响起了轻微的哼声,可方锐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终于成功睁了眼,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发呆,就在这个晚上,他发现了林敬言的一个秘密——他大概可能也许喜欢他,一个男人喜欢另一男人。

一旦当这个想法成型,往日很多被方锐忽视的梢枝末节就变得清晰起来,他开始像个侦探一样挖掘这些年林敬言喜欢他的证据。

林敬言会在比赛失利的时候轻轻捏他的后颈;林敬言会在所有人因他的猥琐流打法质疑他时力保他;林敬言不介意用他用过的勺子吸管杯子;林敬言不会像别人一样肉麻的叫他锐锐或者锐儿而是一个人固执的称呼他小崽子;林敬言会在他手肘发炎的时候细心的给他贴药膏......林敬言还会很多很多,多到方锐根本挖不到头。

而这些,全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待遇。

想清楚了这些,方锐的心情就更加复杂。

那时候他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朋友,虽然总是吵吵闹闹,但方锐从没想过离开她。而林敬言对他来说有知遇之恩,似友似师似伯乐,是林敬言将他从蓝雨青训营里挖了出来,不是他,他不可能一从青训营出来就坐稳战队首发的位置。

他犹记得林敬言在蓝雨俱乐部二楼走廊尽头问他的那句话:这位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惊奇、气质不凡,有没有兴趣跟我组个犯罪组合?

23岁的林敬言,还没有为了装逼带上平光眼镜,他剃了一个平头,那模样贼像拿着本《如来神掌》忽悠小朋友的大骗子。

然而方锐小朋友还是被成功忽悠上了,因为后半句话诱惑力实在太大。

23岁的林敬言,还不知何为英雄迟暮,他是联盟最出色的流氓,没有之一。

因为这句话方锐从气功师到流氓直至盗贼成神,林敬言也果然像他承诺的那样,陪着他一点点成长,直到今天。

或许说的更准确一点是止于今天。

 

4

方锐翻了个身,毫无睡意。

又是七月盛夏的一个晚上,房间里的空调温度不高不低,窗帘没换、床单没换,连他睡觉的姿势也跟两年前一模一样,侧着身手枕着头,面朝林敬言。

可是两年时间又能改变很多,比如说他从脱团狗变回了单身狗,女朋友因为嫌他爱游戏胜过爱她而跟他分了手成了家,前几天还听说生了个大胖小子。再比如说,林敬言从人人敬仰的呼啸队长,成了俱乐部弃之可惜的边缘人。

方锐是早就猜到以林敬言的性格是绝不会甘心留下来当唐昊的替补,他必然是要走的,可他从来没想到这一天回来的如此之快。

自从发现那个秘密以后,方锐就尽量避免与林敬言有过亲密的接触,很多事情都变成了点到为止,而林敬言虽然像平时一样对他依旧有颇多照顾,却也没有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仿佛那天晚上的吻只是方锐一个人的仲夏夜之梦。

对此方锐松了口气,却又有一种怅然若失。

 

5

明天林敬言就要搬出呼啸俱乐部,开始他崭新的征程。这意味着他们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并肩而战,赛场上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你死我活的厮杀,想到这方锐的心就空落落、凉飕飕的。

他不知道没有林敬言他会不会习惯,也不知道再遇上对林敬言时他能不能下得去手。

他知道的是,他真的不想离开林敬言。

看着林敬言安静的睡颜,方锐忽然从心底升起一股没由的火气——当初明明是你先撩的我,现在我被你撩起来了,你却又撇下我跑了,什么玩意儿啊!

方锐翻身下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到林敬言的床边,他忽然有点明白林敬言当时的感受,挣扎、不安,却又无法抑制的渴望。

他在黑暗中揪着从窗外透进的月光静静地描摹着林敬言的眉眼,跟初遇时一样,摘下了藏住心思的眼镜,短短的板寸已经长成了时下流行中分头。

他从来没发现林敬言大大原来这么帅,当然比起他这个联盟第一帅,林敬言还是差那么一小丢丢的,方锐自动跳过周泽楷毫不心虚的想。

他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凑近——猥琐大师方锐向来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两年前林敬言偷吻了他,现在他就应该偷吻回去,这样才算得上公平。

还差几毫米,方锐吸取了当年林敬言的教训,尽量屏住呼吸,不让热气呼到对方脸上,但饶是如此,身下的人还是在方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骤然张开了眼,将他逮了个正着,

方锐下意识的往后退,却被林敬言一把拖住了后脑勺,再一用力,他便被拉到了林敬言的床上,林敬言侧身曲腿,膝盖迅速顶进方锐的大腿间,然后一手压在他身侧,一手将他乱动的双手固定在头顶。

“小崽子,出息了,跟我玩偷袭?”

黑暗中,方锐看不清林敬言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中方锐能听出浓浓的笑意。

“不对,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你应该,应该...”

“应该像当时的你一样继续装睡?”

“对,欸?等等,你知道?!”

“一直都知道。”

林敬言曾想过告诉方锐真相时,对方会有的反应,他可能会沉默,也可能会逃避,就像两年前那样。虽然今晚方锐跑过来偷吻他,可林敬言不确定他这是因为喜欢他而吻他还是因为心血来潮。

他需要搞清楚这一点。

方锐的脑子当机了几秒,许久才消化掉这短短五个字。

“cnm,你他么早说啊!亏老子还把这秘密当宝似的守了这么久,憋死我了。”

“......”

这下轮到林敬言当机了。

两个人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方锐打破了沉默。

“所以我说老林,你是不是早就看上我了?”

“我拒绝回答。”

“反正肯定比我早。”方锐笑得贼兮兮的,然后不等林敬言说什么,他便自顾自地接了下去,“不过没关系,我以后多喜欢你一点,争取把以前少的补回来,我......”

额头抵上额头,林敬言静静的凝视着依旧絮絮叨叨个没完的方锐,仿佛要把他刻进心里,融进血液——这么多年过去,他都要以为要错过他了,却在一切结束之时,峰回路转。

还好,他们做不成搭档,还能做情侣。

还好,在余下的岁月里他还来得及以林敬言的身份去喜欢他。

 

6

“林敬言大大。”

“嗯?”

“明天你就走了,总得留下些什么吧。”方锐眼里冒着贼光。

“比如?”

“比如你的一血?”

话音刚落,林敬言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再后来的事,就不能在Lof上堂而皇之的写下来了。

只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林敬言就将团成一团的床单被套一起寄回了家,而方锐,一切安好,除了连续三天走路都一瘸一拐。

俱乐部的人想,大概是帮林敬言搬行李时崴了脚。

 

7

方锐有了一个新秘密,关于林敬言的,也关于他的。

他不是一个憋得住话的人,不过还好这次有林敬言一起帮他守着。


评论(52)
热度(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