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叶蓝】一起去看比赛吧

#2017蓝河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02::45


——————

-01-

许博远往窗外看了看,还在下雨。

g市这个时候总要比h市来的潮湿,北方冷空气与南方东南季风的提前相遇,又使她今年的雨季与往年相比愈加绵长与难熬。

许博远从电脑椅上蹿起来,蹿到了沙发上,叶修正陷在那里面反复播放前几天兴欣与蓝雨的比赛视频,眉头蹙得有些紧。

他将卧在叶修身侧打盹的傻狗赶走,自己躺了上去,头枕着叶修的大腿,仰面望着这个被无数荣耀粉俸为神的男人。

神的神情很专注,仅仅是摸了摸他的头,又全身心的投入到对比赛的复盘当中。神的下巴上冒出一层青色的胡茬,长长短短,看起来有些邋遢。许博远没忍住,抬手摸了摸,粗糙的手感又让他意识到:这不是神,这是他的男人。

叶修的双眼仍盯着ipad的屏幕,手却准确的抓住了在他下巴上肆意乱动的另一个人的手,两手十指交握,叶修将它放到嘴边轻轻啃了啃。

酥麻的感觉逗得许博远咯咯直笑。在这一刻,许博远描摹着眼前男人的轮廓,忽然觉得只要他们在一起,g市的闷热和细雨都算不上什么。

他紧紧搂住叶修的腰,将脸埋进叶修怀里。

他说,“老叶,我们去看决赛吧。”

 

-02-

决赛在这周日,然而门票早在半个月前就被黄牛抢光了。

叶修在许博远期待的星星眼中,以敌方主将的身份向东道主蓝雨战队的主教练喻文州拿了两张位置不错的内场票。

喻文州在电话里问他,怎么突然想不通来现场找虐。

叶修笑着说,媳妇儿想看,大半年见一面他就这一要求,没办法。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大多是比赛上的事。许博远在一旁听着,太专业,他没有完全听懂,但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无论过多少年只要这些人凑在一起无论最初的话题有多跑偏,最后总会神奇的绕回荣耀上。

黄少如是,喻队如是,小卢如是,叶修也如是。

 

-03-

许博远开始掏背包。

叶修坐在副驾驶位上问他干嘛。

对方只抛给他一顶帽子和一副口罩。

叶修诧异。

许博远白了他一眼,“戴上。”

叶修仍不明所以。

对于叶修这种永远不能准确认识到自己影响力的表现,许博远脑壳疼。

“大哥,虽然蓝雨粉很友好,但另一半是霸图粉,人家可把你当了十多年的宿敌。”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现在他的身份是一个普通的荣耀粉丝,不是队员或者教练,没有特殊通道可走。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还是听话的任由许博远帮他扣上帽子,戴上口罩。

雨下个不停,路上行人很少,但天河广场上人很多。

许博远熟练的带着叶修排队领应援牌。他手里强行被许博远塞了一个“卢瀚文无敌”的LED牌。

叶修摸了摸脸上的口罩,突然觉得这东西不仅有保命的作用。

比赛还没开始粉丝们都聚在广场上看cos。虽然决赛的两个队伍是霸图和蓝雨,但也有许多其他队伍的角色存在其中,其中又以君莫笑最多。

由此可见,即使这些年君莫笑的二代使用者的表现多少有些让人失望,但曾经由叶修一手带这个角色缔造的恐怖统治力依旧顽强的弥存至今。

粉丝们惧他、恨他、也怀念他,这是一种复杂的感情。

叶修嘚瑟的撞了撞专心看cos的许博远,“想起以前被哥在第十区按在地上摩擦的恐惧了吧?”

“知道今天为什么那么多君莫笑吗?”

“因为厉害。”

许博远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天,“今天下雨,只有君莫笑有伞。”

“……”

最后许博远心满意足的和一个夜雨声烦和了影。叶修拉着他拍了很多君莫笑的coser,得出结论是,这些君莫笑都太帅了,他想象中的君莫笑没那么帅的。

许博远没说话,但他在心里再一次反驳叶修的观点,这些君莫笑都没有他想象中的君莫笑帅。

 

 

-04-

正式入场。

相比起做观众已经做的身经百战的许博远,叶修这个新手显得尤为兴奋,从坐到位子的那一刻起就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哇,还是天河屏幕有排面啊!回去必须让老板娘再拉点赞助把萧山的改改。”

“联盟这开幕式这么多年了没一点新意啊跟文工团汇演似的。”

“哈哈哈老韩今天这件宝蓝色的西装真的骚。”

“解说嘉宾黄少天吧,比赛还没开始呢就吹蓝雨。”

许博远:“……”他从不知道叶修也会有这么黄少天的一天。

前面一排的人转过头来看了眼还在喋喋不休的叶修,许博远赶紧隔着口罩捂住他的嘴,他凑到叶修耳边小声道:“给我点面子,大哥”

叶修咧嘴一笑反手勾住许博远的脖子也小声道:“遵命,媳妇儿!”

 

比赛终于开始了。

霸图的一个小将对蓝雨卢瀚文。

场下霸图和蓝雨加起来近万粉丝的加油声几乎要掀翻整个体育馆。

许博远这几年虽然因为年纪大了,多少变得矜持了一点,但在卢瀚文操作秀到对面的情况下他还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之情,“牛逼”“6666”的狂喊一统。

相比于此,叶修就显得严肃许多,即使坐在观众席中他还是会下意识的去寻找对手的破绽,他在思考回去之后该怎么跟队里的兔崽子们分析这场比赛,卢瀚文的哪些走位值得他们学习,霸图小将的哪些套路应该引起他们的注意。这种无形当中的沉默使得他与周围沸腾的人群渐渐隔开,像是有一道屏障,即使亲密如许博远也仿佛被阻隔在外面。

“叶修,”许博远靠近叶修,悄悄拉住他的手,“你希望哪一队赢?”

叶修思考了几秒,“如果可以,我希望兴欣赢。”

但是兴欣输了,第十六赛季,兴欣输给了蓝雨,止步四强。

这支兴欣很年轻,与六年前的夺冠阵容相比,除了退居幕后成为教练的叶修,只剩下一个乔一帆。而这仅剩的一个也可能因为上赛季不佳的状态而成为新赛季的替补。

兴欣落败的时候,网上有很多对叶修、乔一帆这些老兴欣不太友好的评论。

他们说叶修是荣耀之神个屁,带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带出一个冠军。

他们说乔一帆这种废物早该退役了,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电子竞技很残酷,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喷子的键盘下。

团队赛从开始到结束,许博远看的都不太专心,因为他在看叶修。

这个男人眼里有光,瞳孔里投影着两个字“荣耀”——这么多年从没变过。

喷子算什么,质疑又算什么,或许在叶修眼里只要还能继续打荣耀就已经足够。

更何况四个国内联赛冠军,两个世界冠军放在这里,谁还比他更有资格被称为荣耀之神?


-05-

比赛的结果是蓝雨时隔多年再一次捧起冠军戒指。

喻文州和卢瀚文带着一帮小孩站在舞台中央,彩带纷飞。

许博远想哭,他想起了他的偶像黄少天,想起了直到他退役蓝雨也未能捧起一个奖杯,不知道此刻黄少有没有在看直播,如果看到了的话又会是什么感受,骄傲、感动亦或是遗憾。

不得而知。

卢瀚文在接受采访,记者问他有什么话想说。

他说,夜雨声烦是这世上最强的剑客,从前是现在也是。

许博远终于没控制住和所有蓝雨粉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叶修拍了拍他的头,把手机举到许博远眼前,“黄少天说,卢瀚文这小逼崽子太不像话了,把夜雨声烦的服装都换成什么丑样了。”

“嗝。”

许博远鼻子里吹出了一个鼻涕泡。

 

-06-

出了赛场,为了平复心情,他们又逛了场馆里的手办商店。

许博远被橱窗里的一个夜雨声烦的最新手办勾住了魂。这还是维持旧版的形象,金黄色的铠甲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耀眼无比。

一看价格,我滴个乖乖,溜了溜了。

叶修凑了过来将头嗑在他的肩膀上。

“想要?”

“不不不,就看看。”

“想要就买呗。”

“买个屁,五位数啊!”

“慌什么,我有钱,我养你。”

最后许博远抵不过叶修的壕气,心虚的捧着手办的包装出了商店门,他突然有一种被包养的感觉。

“等等。”快要出场馆的时候他叫住叶修。

“怎么了?”

“我,我忘了点东西在商店,你在这里等等,我拿了就回来。”

然后许博远飞快的跑回商店,飞快的从货架上拿了一样小物件,飞快的回到叶修身边。

在车上,许博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君莫笑钥匙扣,因为拿的太快,没有仔细检查,拆掉塑料包装才发现模型质量有点问题,红色斗篷上缺了一块漆,看上像破了个洞,脸型也捏的不好。

许博远有些不好意思,刚想收回手,叶修却抢先一步将小君莫笑拿握在手里。

“有点丑。”许博远摸了摸鼻子。

“确实丑。”

“那,那我再买个好看的送给你吧。”

“没事,君莫笑本来就这么丑。”

这次许博远没有在保持沉默,他扯住叶修的衣领,俯身上前,亮晶晶的眼睛凝视着有些诧异的叶修,语气笃定的不容人质疑,“在我心里他是最帅,没有人能比得上,除了叶修。”

言此,吻落。

G市的雨没停过,淅淅沥沥的打在车窗上,模糊了车内交颈相倚的两个身影。

 

-07-

第十六赛季总决赛后一天,荣耀论坛上出现一篇帖子。

帖子里楼主发了一张在荣耀周边商店拍的照片。

“问,这个戴口罩戴帽子随手买下一个五位数的夜雨声烦手办的土豪是不是叶神?”

下面回复很多,被点的最多赞的那一条说:“看看旁边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哥哥,是不是叶神你心里还没点b数吗?”

点赞第二多的那个人说,“叶神宠老婆的方式就是爱他就送他最爱那个人的手办,大家好好看好好学。”

帖子被顶的很高,许博远无聊当中也看到了。他点了进去,原本想回点什么,但到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回。

他觉得与其悄咪咪的在论坛上秀恩爱,不如干点事实来犒慰昨天没能在车上得偿所愿的叶修。

他钻进了被子,滑了下去。

“嘶~蓝啊,这是要我老命哦!”


评论(19)
热度(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