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喻黄】谁说喻黄凉了?



-01-

我躺在沙发上,托着手机在看视频,视频早就看了无数遍,每一帧每一秒都深深印刻在我脑海里,进度条走到11分23秒,我知道再过五秒,会是这段视频中最甜的一幕,于是脸上提前挂上了姨母般的慈祥笑容。

母亲在拖地,拖到我脚边时,状似无意的提了一句:“你姨母给你安排了场相亲,男方叫黄少天,是个……”

全神贯注等糖吃的我稍稍被shock了一下,看了看视频上的人物,又看了看母亲,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幻听,不太确定地再次询问道:“是那个打游戏的黄少天吗?”

“什么叫打游戏的,人家那是职业选手!年薪上千万,配你绰绰有余!”

我手抖了一下,大拇指不小心按到暂停键,于是视频便停格在2025年,中国队第一次夺得世界邀请赛的冠军,黄少天站在彩带纷飞的舞台中央亲吻喻文州脸颊的画面上。

这下我彻底shock住了,从头到脚僵在沙发上,手机里黄少天还在忘我的亲吻喻文州,喻文州扬起脸直视前方,这个曾经让我舔了无数遍的画面,此刻却只让人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喻文州那两道视线直愣愣的穿过屏幕、刺透我的肌肤,在他那志在必得的从容微笑中我的灵魂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我滴个乖乖,原来那天黄少直播时不小心透露出来的休赛期回老家相亲的对象就是我自己。

这他娘的简直是在作孽噢!

 

-02-

我是个黄少粉,确切的说是个喻黄cp粉,从俩人第四赛季出道粉到至今,粗粗算来粉龄至少也有8年了。写过文、飚过车、去过现场,也参加过应援,这么多年混下来也在圈里混到了一个稍微有点话语权的位置。这几年因双花、方王、林方这几对曾在联盟里甜过一时的cp先后分道扬镳,喻黄圈里一直弥漫着一种悲观的情绪,越来越多的老人意识到萌rps到最后的结局就是往自己心脏上捅刀子,因为很多在我们看来是互相示爱的行为,或许在当事人眼里仅仅是两兄弟间的正常打闹。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的道理谁都懂,可真正做到的没几个。萌他们是因为现实甜,给了我们这些观众一种他们有可能走到一起的希望,可现实却往往给人迎头一击,他们会转会、会退役、会恋爱、会结婚,会渐行渐远,直至各自白头——这是才是最有可能的可能。

 

-03-

近几天微博喻黄超级话题里有些丧,各种糖中总是夹着玻璃渣。黄少天说,他看了腐女姐姐们写的关于他和喻文州的同人,感觉有点恶心,看不下去;黄少天说他是钢筋直男,喜欢可爱的女孩;黄少天说他和喻文州之间只是兄弟;黄少天说这次休赛期回家相个亲,看对眼了就结婚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他本身话就多,那天话更多,噼里啪啦说个没完,一句句都化作冰刃捅进在场所有喻黄粉的心。喻文州就在他旁边,没有发表任何反驳的话,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总是时不时的过来露个脸宣示个主权。他太安静了,安静的连粉丝都能觉察到那天蓝雨训练室的气氛有些诡异。

大家都说喻黄凉了。

很多太太因黄少天坚决的态度受了刺激,从卖糖转行成了卖刀子的,有的甚至直接退了圈。但我还坚守着,萌了太久,陷的太深,这种恨不得把自己献祭了只求他们能携手到白头的感情不是说抽身就能抽身的了的。

当然我还不忘恶毒的诅咒了一波那个即将和黄少天相亲的姑娘,希望她那天脸上正好冒痘痘,然后两人的相亲无疾而终。

结果兜了一圈,才发现那个被我诅咒了好几天的姑娘竟然就是我自己。

真是操蛋噢!怪不得最近脸上老是冒痘痘。

 

-04-

明天就要去相亲了,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感觉自己得做点什么。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描述,一方面期待着与自己偶像的见面,一方面又有一种三了喻黄的罪恶感。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亲友我就是和黄少相亲的人,我怕到时候他们把我挂到绞刑架上烧烤,虽然我打心底没有任何想破坏喻黄感情的想法,甚至恨不得把黄少天灌醉然后压到喻文州的床上。

打开手机,翻找出喻文州的微博,在心里反反复复打了一遍草稿,我终于下定决心给喻文州发一段私信:喻队,您好,我就是黄少明天相亲的对象,相亲地址在g市A区XX步行街转角的那家XXX咖啡店,时间是下午两点。我长得很可爱,是个青春无敌美少女,如果你不来,我会毫不犹豫的从你手里抢走黄少天。

确定,发送。

我不确定喻文州是否能看到我这个小透明的私信,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为我挚爱的喻黄做的事。

临睡前,我仰面而躺,双手合十,做了最后一遍祈祷:喻队,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05-

相亲的地点是一家十分高大上的咖啡店,里面坐满了西装笔挺,拿着电脑和ipad装逼的人。以我这些年对黄少天的暗中观察这地方绝对不是他选的。如果让他选相亲地点,我赌十个蓝桥春雪的BOSS,他会选在天桥下面的那家杨国福麻辣烫,情商上线一点可能再去夜市上吃顿小龙虾。这人就是这么没排面,张佳乐早就对他作下了精准的点评——这人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也就喻文州能受得了他,还一直这么宠。

果然一上来,他就不好意思的摸着鼻子说,这地方是他爸妈挑的,他也不知道菜单上哪些东西比较好喝,让我挑着贵的点,别客气。

我的小心脏不小心跳快了一点,我偶像好霸道总裁啊!如果不是碍于喻文州,我可能就真的不予余力的骚起来然后拿下这个男人。

然而我是个三观正、誓死不做小三的好女人。

相亲的过程有些不大顺利,我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是,黄少天的话与平时相比至少蒸发了三分之二,多数时候都是我问一句他回一句。一开始我把这归结于网瘾青年面对陌生异性时的羞涩,后来才领悟到,他这是在抗拒我。

被一个异性抗拒,我理应感到挫败,然而此刻我却异常兴奋,如果黄少天此时能抬起头看看我,一定会被我眼中的闪烁的腐女之光吓到。

他为什么抗拒我?绝对不是因为我不优秀!而是他心里有人!有谁?根据他的回答里提到的最多的一个名字就知道——是喻文州!

黄少天说,他的性格很粗心,可能无法照顾好我,比如他经常会穿错拖鞋,一只脚上是自己的,一只脚上是他们队长的。

黄少天说,他只会打游戏,节假日可能也要忙训练无法陪我,通常情人该过的日子他都是在基地里和他们队长凑活着过得。

黄少天说,他要参加比赛,全年365天满世界飞,队长说这样的异地恋对女方有些不公平。

我压抑着自己的本质,继续表现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我问他,“你们队长是谁?”

他捧着咖啡杯愣了一下,显然没意识到我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低头思索了一会,说,“他叫喻文州,是个很好的人。”

“他对你很重要吧。”我问。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过于暧昧,我以为黄少天不会回答直接岔开话题,却没想到,他摩挲着咖啡杯沿,在袅袅的热气中笑着说,“嗯,很重要。”

然后黄少天奇迹般的打开了话匣子,一反刚才的沉默,噼里啪啦的说个没完,全是在说他的队长,从青训营说道第十一赛季蓝雨再次止步四强。

我表面淡定,内心其实已经炸成了烟花——这他么都不算爱,什么还能算?

整个下午都是黄少天在说,我听,喻文州一直没有来。身为喻黄粉,我对自己说其实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至少我知道了黄少天直播那天说的话并不是他的真心,他可能真的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但他更爱他的队长,只是很多事情迫于现实总是要悄悄藏起来,然后在它没有爆发前就消逝于岁月间。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流逝。我们一直坐到了晚饭时间,黄少天出于男士的礼貌想邀请我吃一顿,就在我因为想继续嗑喻黄糖而欣然答应时,一个高大的人影遮在我们的座位旁,带着强大的不容人忽视的气压。我和黄少天同时抬头,就看到喻文州站在那,穿着一件大衣,风尘仆仆。

“卧槽!队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家了吗?”

“听说你在相亲,我过来看看。”喻文州笑吟吟的向我点了点头,虽然他表现的很礼貌,然而我的灵魂还是下意识的开始发颤继而尖叫。

喻文州还是来了!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还不清楚吗?!

我蹭的站起来,“很抱歉,黄先生,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晚饭就下次吧。”

然后我暗中吸了口气,给自己鼓劲,同样对喻文州报以微笑——面对喻文州时我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这男人可比黄少天气场强太多了。

“你就是黄先生的队长吧,他今天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他说你对他很重要。”

说完我不在等待他们的反应,迅速拿起包,华丽退场,深藏功与名。

真的喻黄粉,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06-

好吧说实话,我是很想留下来看看他们之后的发展。我走的时候黄少还处于懵比状态,不知道等他反应过来时,会不会感动到抱着喻文州又是吧唧一口,就像当初在世邀赛的冠军舞台上那样。

我打开黑屏许久的手机,界面提示我有两条新的微博私信,点开,惊讶的发现是喻文州发过来的,一条是简洁明了的“谢谢告知”,还有一条就在前几秒刚发过来:你是个可爱的姑娘,但你抢不走黄少天,因为他喜欢的人是我。

艹,喻队,这么嚣张的吗?

此刻我双脚踏在的地上,可灵魂已经得到飞升了,要不是步行街人有点多我恨不得跳一段《雨中曲》。

我点开喻黄写手群,颤颤抖抖地打入一行字:到底谁说喻黄凉了?我凉你个mmp噢!姐妹们,锣鼓敲起来,车车开起来,喻黄值得你们萌到地球爆炸,人类灭绝!

 

黄少天又给喻文州点了一杯咖啡。

他们就坐在那,很长一段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自从11赛季结束喻文州单方面挑破他们这些年来心照不宣的暧昧关系以来,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单独面对他,有些尴尬。

以前他能凭着喻文州对他的放任而肆无忌惮,现在不行了,他们的关系如履薄冰,一不小心两人全都会万劫不复。

黄少天突然开始后悔刚才为什么不留下那个妹子,对了那个妹子叫啥来着?

喻文州扣了扣桌子,打断了黄少天关于那妹子名字的纠结。

 “再此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喻,名文州,今年26岁,荣耀职业选手,有房有车,年收入千万,第一次参加相亲有些紧张,请问黄先生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黄少天诧异的抬头看向喻文州,咖啡馆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柔柔的有些不真实。黄少天的鼻子开始变得酸涩,他又在啃指甲,喻文州知道这是黄少天无措时下意识的小动作。但这次他不急,安静的等待着,许久之后,可能有一世纪那么漫长,他听到他说,

“喻先生,你好,我叫黄少天,男,26岁,很高兴认识你。”


Fin——————————







评论(87)
热度(2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