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红海x士兵】来自异时空的支援

#cp由心鉴
#随意写,大家随意看
——————————

A大队出缉毒任务,一共去了五个人,队长袁朗,队员许三多,成才,吴哲,齐桓。
飞机在飞跃金三角丛林的时候被贩毒人员用防空炮击中坠落。
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结果醒来发现毫发无伤,武器装备除了对讲机没有信号都没受损,就是环境发生了点变化,从茂密森林变成了戈壁沙漠。
袁朗、吴哲、齐桓醒来地点在人质营的广场某个角落,干掉了几个恐怖分子,三人躲进一个废弃的建筑里来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吴哲看的小说多,脑子转的也快,他说,队长,我们是不是穿越了?
袁朗盯着他看了许久,想不通,最后摇着头说,穿不穿越先放一边,我们先找到三多和成才再说。
与此同时,许三多和成才在城外山坡上醒来。
两个人同样懵逼。
成才想的多,进行了各种推理,然而没能得出一个结论,三呆子比较呆,啥都没多想,扛着机枪就去找队长他们。
他们找到一个极具阿拉伯风情的民居并且成功潜入,里面有若干阿拉伯妇女以及一个疑似中国军人,但他的作战服与a大队的不同。
情况不明,成才用手势示意许三多不要轻举妄动,让他再暗中观察一会儿。

外面突然响起爆炸声。
袁朗三人被惊动,从屋子里往外看,广场上一片混乱,炸弹子弹满天飞。
局势似乎是上百阿拉伯人对几个疑似中国人。
三人组又围到了一起。
齐桓看着袁朗问,队长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袁朗看着吴哲说,能听到他们说什么语吗?
吴哲看了看齐桓又看了看袁朗,老实回,炮声太大听不清。
最后还是袁朗拍板,觉得就这样冲出去太冒险,再看看。他让齐桓先出去找辆车,要是炮火蔓延过来他们可以随时撤。他和吴哲扒了三套阿拉伯服饰等齐桓回来一起换上——他们身上这套军绿色的作战服实在太扎眼。

城外小民居里,庄羽发现通讯信号阻断,特种兵的敏感直觉使他感觉到了危险,正当他打算带着妇女们转移的时候外面冲进来一批恐怖分子。
庄羽扫倒一片,自己也中了两枪,手上和腿上。
许三多忍不了了,在那人用中文说出“躲开”两字的时候,不管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他是中国人,他就有责任支援他,更何况他还把妇女们往安全地推,这个行为使许三多同志将眼前这个和他们穿着不同作战服的年轻人归入了己方一营。
他没有经过成才的同意,毅然开枪。
成才在屋顶暗骂一声呆子,同时也打起精神暗中保护许三多。

庄羽躲在墙后面缓了口气,打算拉开手榴弹,再干掉一批,结果刚把手榴弹掏出来,墙后又响起了一阵枪声和倒地声,他靠着墙小心的往后面瞧,子弹“咻”的一声擦着他耳边飞过,又击毙一个恐怖分子,顺着子弹方向看去,发现在里屋还潜藏着一个人,他穿着绿色的老式特种丛林作战服,脸上画满迷彩,钢盔下两只眼睛闪着光,像狼。
等外面火力弱了一点,许三多摸到庄羽身边查看伤势。
兄弟,你没事儿吧?
他开口,露出一口白牙,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瞬间弱化了身上凌冽的杀气。
庄羽有些摸不清情况。
上头派支援了?技术不错但咋那么没常识,到沙漠怎么穿这么绿的作战服?还是老式的?等等武器也是老式的???现在上头派支援都这么随便吗???
庄羽虽然心中有无数疑问但他清楚现在不是问的时候,他拉过许三多,坐着抬手干掉一个刚冲进来的恐怖分子。
可以啊兄弟。
许三多笑着拍了拍庄羽的肩膀。
对方傻乎乎的笑,使庄羽想到了村口的二傻子,于是对许三多的防备也轻了一点。
还行,他说。接着又问,你是哪部队的?
许三多刚要开口,身后飞过一颗子弹,精准的打爆一个躺在地上想要偷袭许三多的敌人的狗头。
庄羽讶然抬头。
屋顶上还潜伏着一个!
他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许三多愉快的转身朝成才挥了挥手。
成才翻了个白眼,既然已经暴露了位置,他也没有再躲藏下去的必要,从屋顶上跳下来,一巴掌拍在许三多的头盔上,呆子,队长说了他如果不在,你一切听我指挥,你咋又不服从命令呢?!
许三多扶了扶被拍歪掉的头盔,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看着成才。
成才扶额,再次向许三多同志的眼神攻势低头。
之后,三人在危险解除的环境下进行了情报交换。
成才惊讶的发现这里不是金三角而是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北非国家——伊维亚。
对方是中国军人,还是特种兵,但他没听说过a大队。
最可怕的是现在不是2007年,而是2015年。
我滴个乖乖,成才一把拉过还没转过弯来的许三多,把他拖到角落,压抑着兴奋之情悄声道,三呆子,我们,我们这是赶上时空穿越了啊!
许三多:啊?

广场上,陆琛找了一辆车,把佟莉等人拉上车后就往外撤。
吴哲站在窗口拿着望远镜叫了起来,队长队长他们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
袁朗走了过去,外面枪声迭起,开在最前面的小皮卡情况不太好,后面紧跟了三辆,另一个方向也开过来两辆。
队长我们要帮忙吗?齐桓凑了过来再次问道。
袁朗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说,上车,我们先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袁朗三人蒙得就剩两只眼睛,在这混乱的环境里谁也没有怀疑他们,他们紧跟在蛟龙小分队的车后面,贴得近了,吴少校灵敏的耳朵在密集的枪炮声中依旧捕捉到了几个中文名词,像什么石头、趴到之类的。
他兴奋的向袁朗报告,队长,是中国人!
袁朗扛起从屋子里捡来的火箭筒,起身轰掉了并排撞着陆琛他们的小轿车。
开火!

蛟龙三人组正被牵扯的疲惫,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声“开火”,同时一直压着他们的那辆车也被轰出了几米远,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队长顾顺他们的支援来了,佟莉大吼一声,冲出去!两辆车,前面一辆开路,后面一辆断后,配合的十分默契。
吴哲的小身板扛着机枪不停扫射,他杀红了眼,他成为a大队一员的时间还不长,出过的任务并不多,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以渗透斩首为主,从没像今天这样在对方人数的绝对压制下依旧正面进攻。
坦克、迫击炮、以及遍地的外国枪械,一切都提醒着吴哲这是一个真正的战场。下一秒他就可能成为街边新的残缺不全的尸体。
他深吸了口气,空气里都是血的味道。
吴哲小心!
袁朗大吼一声,一颗子弹迎面飞来,穿透吴哲的肩膀,他闷哼一声,下一秒就又再次扛起机枪:没事,队长,我还能打。
齐桓抿着嘴加快车速,车头一拐就绕过障碍物,继续跟着前面那辆车。
人还是很多,像打不完似的,从四面八方涌来。
陆琛他们决定弃车躲进街边的屋子,a大队三人的状态也不太好,袁朗拉着吴哲,齐桓掩护,三人跟蛟龙三人退到了一起。
两方人马这才第一次正真的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靠不是队长他们啊,佟莉大喝一声。
情况危及,容不得他们搞清楚状况,就冲对方在他们最危险的时候支援他们,他们就必须和这三个同样长着东方人面孔的陌生人站到一块,背对背而战。
在躲进屋子的时候陆琛手上中了一枪,同属于伤残人士,他和吴哲站到了一个窗口,佟莉和齐桓守住门口。
信号连上了,佟莉第一时间发出求救信号。
解决完那个难缠的狙击手正从山上撤退的顾顺李懂收到信号,第一时间前去支援。
狙击组就位,霸气掌控全场。
袁朗百忙之中,观察了在场除了a大队的其他人,都是好苗子啊,他琢磨着,把他们挖过来的可能性有多大。

上头直升机飞过,真正的支援终于来了。
两方人马在政府军临时安置点碰面。
成才本来是不想跟着庄羽过来的,他和许三多现在是穿越人士,即使知道对方是中国军人,也不敢百分百的交心,这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知道他们的特殊身份,再被几个狂热的研究份子盯上抓去做研究就完犊子了。
许三多表示一切听成才的。
就在两人决定以还有任务为由告别庄羽的时候,突然听到庄羽的对讲机里说,对方带回了三个陌生中国男人,他们自称中国军人,其中一个叫袁朗。
队长!许三多激动的拉住成才。
成才将食指放到他嘴边示意他轻声。
然后他带着许三多又折了回去。
我们跟你回去,成才说。

许三多老远就看见了靠在机舱的袁朗,欢快的蹦跶过去。成才跟在后面,观察了地形然后隔着远远的距离和袁朗对视一眼。
没受伤吧?袁朗摸了摸许三多的脸、胳膊。
没,我和成才都没受伤,不过庄羽受伤了。不过一会儿功夫许三多就已经和庄羽好的称兄道弟了。
庄羽?
袁朗向成才投去疑惑的目光。
成才无奈的拉下头盔,队长就在眼前他也稍微放下了点防备,三呆子刚收的小弟。
可以啊,三多,这么快就收到小弟了。
吴哲从机舱里探出脑袋,他肩膀处绑着绷带,齐桓守在旁边。
吴哲你受伤了?!
许三多连忙跳了上去,成才也快步走了上去
没事,小伤。吴哲笑笑,安慰道。
袁朗不知从那要来一根香烟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成才在检查完吴哲的伤势后,悄悄将自己的发现以及担心的事告诉了袁朗。
袁朗吐了口烟叫成才别想太多,吴哲现在的情况以及这个国家恶劣的环境不允许他们单独行动,即使他们身处不同的时空,但同是中国军人,就冲这一点回到中国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更何况时空穿越这么扯淡的说法真的有人信吗?走一步算一步吧。
成才还是不放心,小心翼翼的问,要是把我们捉去做研究怎么办?
袁朗笑了,拍了一下成才的脑袋,研究才好,早点研究出来,我们早点回去。
成才无话可说。

杨锐代表蛟龙小队来向a大队表示感谢。
他还没开口,旁边就窜出一个人,他下意识的往旁边躲避。
班长!!!
班长???
许三多傻愣愣的看着杨锐,你不是退役了吗?你咋,你咋……
他“你咋”了半天也没咋出个屁来。
成才率先从震惊中回神,他们这群人中就他和许三多见过史今。
太像了!太他妈像了!
要不是现在处于穿越中一切皆有可能。
他真会和许三多这呆子一样把眼前这人认成史今班长。
许三多还一个劲的往杨锐旁边蹦,庄羽和许三多比较熟,他挺了挺胸膛,语气中透着自豪与敬重,这是我们队长,不是班长。
许三多还是没从自己的牛角尖里钻出来,他真的太想他的班长了,从七班解散到加入老a每天都在想,他眼里闪着光,和杨锐小眼对小眼。
杨锐被看的心软,虽然知道对方是错认,但他还是想抬手摸摸眼前这个小孩。
眼看着就要摸着了,许三多就被袁朗一把纠着后衣领给纠了回去。
我才是你队长许三多同志!
袁朗恨铁不成钢,啪啪往许三多脑袋上嗑了两下,真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许三多可怜巴巴的望了望手还滞在半空中的杨锐,又看看叼着烟的袁朗,最终还是乖乖的回到老a之中。
他还是记得成才的话的。
他们穿越了,一切都不做数的。
他想起了他前不久才给班长写过信,他知道班长和伍班副现在过的很好,他们开了个登山培训,他们已经离这种枪林弹雨的生活很远了……
而他,现在是老a的人,直到死或者残。

顾顺过来,一眼就看到成才怀里的狙击枪。
狙击手?他抬了抬下巴,问。
成才不露声色的审视着顾顺,点了点头。
听庄羽说你挺厉害,改天切磋一下?
空气在两个极其出色的狙击手间凝固。
未等成才表态,旁边一个小个子观察员便过来打断了顾顺那些听起来有些挑衅的话。
队长,让我们过去。
顾顺临走前又回头看了一眼,或许是出于同位狙击手的默契,成才也还站在原地盯着他,眼神锐利,像盯着猎物。
顾顺回头,勾唇一笑,似乎是个好对手。他长臂一伸,搂住了李懂的肩膀。
卧槽你干嘛?
别动,让哥靠会儿。

杨锐说他们还有个任务,让袁朗他们先跟着伊维亚政府军回去。
袁朗看了看机舱里并排而躺的伤员,笃定的说,你们人手不够吧。
杨锐插着腰,眯着他的小眼睛看向叼着根烟屁股吊儿郎当的袁朗,谁要没有说话,两个队长都在评估、试探对方。
袁朗因为有穿越者的身份而对杨锐他们有所保留。
杨锐因为对方不明的身份而有所顾忌。
合作,最重要的是信任,而他们之间现在有这种东西吗?
你们没义务去冒这个危险。杨锐说。
既然是中国军人,任何有可能危害到国家利益以及公民安全的事我们都有义务参加。袁朗回。
接着又陷入了沉默。两人都看着对方,互不相让。
最后是杨锐先伸出手,他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名为“军人”的气节:“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在异国的土地上,在漫天的黄沙里,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两手交握。

杨锐说他们还得去抢个黄饼。
许三多简单的脑瓜子没搞懂黄饼是什么。在他的认知里大概是一个跟老婆饼类似的饼。
于是他秉着不懂就问的好习惯,举手提问,班长,不对,杨队,我们为什么要去抢饼?
蛟龙小队的其他成员用一种仿佛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许三多,这人真的跟他们一样是特种兵?
成才护犊子的反瞪回去,一边向许三多解释道,“不是饼,你就理解为一种不得了的武器,反正不能让它落到敌人的手里。”
杨锐呵斥了一声身后的小崽子们,转头跟许三多道歉。
许三多略微愣神,杨锐的这个神态又让他想到了班长。
袁朗咳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赶紧回神不在意的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本来就笨。
“我这娃笨,”袁朗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杨锐身边的许三多招了招手,“所以还是在我们这种三流特种部队里待待好了。”
杨锐抽了抽嘴角,和袁朗的接触时间并不长,但他现在似乎有点摸清了这人的脾气——是个绵里藏刀的主。
其实杨锐完全是想多了,袁朗这会儿纯粹是担心许三多这藏在沙子里的钻石二愣子,到最后真的被对方看中然后拐过去——对于许三多这个不确定因素,无所不能的袁大队长总有一种不安全感,感觉全世界都要跟他抢似的。
蛟龙小队的成员有些不好意思,他们的本意是开个玩笑,身为特种队员他们比谁都清楚成为这种兵的不易,没有一个是孬种草包,更何况他们早就从庄羽那听说了许三多的厉害,没有许三多,他不可能只中两枪。
他们防备着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同时也感激着。
最后一群人从顾顺身上搜刮出一堆口香糖送给许三多以表示歉意。
许三多完全没有感受到顾狙击手的死亡凝视,傻笑着伸出双手全盘接受。


这次行动总共去了七个人,蛟龙四人,队长杨锐,队员顾顺、李懂、佟莉,石头在撤退的时候左下腹中枪,直到回到安全区才吱声,因此也无缘这次行动。
老a出三个,队长袁朗,队员许三多、成才。原本齐桓也要跟来,但袁朗强制要求他留下来照看吴哲。
七人上了飞机,跳伞着陆。指挥权归土著杨锐。
一方面这是别人的地盘不好抢,另一方面袁朗也想看看这个特种队长有没有什么值得他学习的地方,毕竟八年时间的沉淀放在里面,总归在战术会有一些推陈出新。
杨锐让成才跟着顾顺他们寻找制高点,控制全场。佟莉、许三多、他以及袁朗,靠近飞机,寻找目标。
等佟莉和许三多乘着卡车过去,场上的局势似乎有点变化。
剩下的两个都是人精,什么话都不用说,便明白了彼此的想法相同——擒贼先擒王。
指挥台里,李懂压力很大,这是他第一次同时做两个狙击手的观察员。
远处开来一排车队。
顾顺像没看到成才似的对李懂说,最后一辆归你,其他归我。
李懂点了点头,几枪打停了最后一辆车。
顾顺这才偏头看向成才,那神情仿佛在说,我的观察员厉害吧,这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成才无语,他很想翻个白眼,心说,您的您的,我不跟您抢。
然后咬着牙一枪打爆一辆车的油梆。
可以啊!顾顺眼睛一亮,紧接着也打爆一辆车的油箱。
两个人你一枪我一枪,跟打了鸡血似的。
李懂在一旁看着,忽然觉得离他成为主狙击手的路还很漫长。

多了三个人任务进行的很顺利,佟莉和许三多配合默契,潜入、暗杀,在对方黑吃黑后悄无声息的控制了飞机。
并且一人扛着一台“毒刺”,一个轰掉了盘旋在控制台周围的空中支援,一个轰掉了追赶杨锐袁朗的汽车。
七个人全部安全归来。
佟莉在于许三多的配合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她勾着许三多的肩膀说:一家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
许三多冲着她笑,还是那副傻得冒泡的样子。
成才看不下去,一把将从顾顺那坑来的口香糖塞进许三多的嘴里。
笑笑笑,就知道笑!

杨锐向上头汇报,说他带回来五个好兵。
高云问,哪部队的?有没有可能挖过来。
杨锐说了袁朗告诉他的部队番号,某陆军军区直辖的一个代号老a的特种部队。
高云一查,发现并没有这个部队。
等他们再折回医院去找在那探望吴哲的老a众人时,却发现病房里早就空无一人。
后来,他们又找了很久,查了很久,什么都没找到,这五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们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
杨锐有时候想这群人是不是穿越来的,从另外一个时空,那个时空有一个跟他很像名叫史今的班长,还有一群拥有同样信念的中国军人。
他泡着脚跟徐宏说,他把他藏在枕头下的烟全部送给了袁朗。
徐副队觉得他的伤还没好全,因为他又隐隐感到肉疼。

顾顺怀抱他心爱的狙击枪坐在临沂舰的高处,望着泛起的白浪,他有些寂寞,有些空虚,成才这个不讲信用的,说好了任务回来再好好比一次的,结果一声不响就走了!这算什么事儿嘛!
他拍了一下站在他身边同样眺望远方的李懂的脑袋。
“又干嘛?”
李懂捂着他的海军帽跳到一旁。
“我的懂啊,”顾顺撑着身后的船甲,仰头感叹:“你快点成长起来吧!无敌无敌真是寂寞啊!”
“……”
这人真的欠揍。

李懂想,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像罗星,像成才一样优秀的狙击手,然后,把眼前这个嚣张的人按在甲板上摩擦。


————————
Q:为什么前面写的那么简单,后面突然详细起来了?
万:因为本来就想写个脑洞大纲,结果发现控制不住了,于是干脆就把脑洞码成文了。
Q:所以最后a大队到底是为什么穿越过来?
万:穿越过来当然是为了援助蛟龙小队,避免让里面任何一个人牺牲。
Q:不是,我是说这穿越有什么科学依据吗?
万:作者即科学,了解一下

评论(17)
热度(195)
  1. 无名塞纳老万是个场面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