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韩张】年轻人不懂老年人的浪漫

早晨7点,张新杰自动醒来。起床,叫醒有时睡在隔壁床有时又蹭在自己旁边的韩文清。两人用10分钟的时间洗漱,之后空腹绕基地外的海堤慢跑半个小时。

这是自张新杰来到霸图以后,他们一起养成的习惯。

倘若遇到恶劣的天气,就在基地里的跑步机上消磨这清晨的半小时。

跑步机正对着落地窗,窗外是基地视野最开阔、风景最丰富的一处,四季不同景,春花、夏阴、秋叶、冬枝,韩文清会和张新杰一起聊聊昨日的比赛以及今日要吃的早饭。

 


7点40时,到食堂吃早点,有时是西式有时是中式,这取决于两人猜拳的胜负——韩文清偏好大饼油条,张新杰钟情牛奶面包。

张新杰也曾提议过用这个方法来决定晚上到底谁在上谁在下,但被韩文清强硬的拒绝了,他说,有些事可以用猜拳这种敷衍的方法来妥协,有些事是绝对不能的。

说这句话时韩文清依旧是一副严肃的正经表情,这使得张新杰无法张口反驳。

 


大约八点,一起踏入训练室,一天的训练就此开始。

此时距基地规定的正式训练时间还有1小时,战队的那些夜猫子们,一般这时候还没起床,训练室安静异常。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是认真起来不爱说话的人,因此偌大的训练室里只有机器启动的嗡嗡声和手指敲击键盘的哒哒声。

八点半之后,基地开始热闹起来,队员们陆续到来。“队长早!副队早!”招呼声络绎不绝。

韩文清只蹙着眉点头不说话,显然他觉得这些还打着哈切、头发乱成鸡窝的年轻人太松懈了。

张新杰就更加平易近人一点,他会趁着这功夫推一推掉下来的眼镜然后回一声“早”,嘱咐几个生活习惯不是太好的小家伙把早饭吃了。

张佳乐和林敬言来霸图的第一年,曾开玩笑说,这他妈就是严父慈母的典范啊!

 



从八点到下午六点都是枯燥的练习时间,期间有一个小时的中午饭时间,时间不定,因人而异。韩文清和张新杰一般是雷打不动的11点半起身就餐。

张新杰口味偏淡,他不爱吃辣,腥膻之物也不喜。韩文清恰恰相反,他能吃辣也爱吃肉,鸡肉猪肉牛肉羊肉...只要是肉,不是太奇葩的肉他都来者不拒,至于蔬菜,在还没遇到张新杰之前他能不吃就不吃,因此那段时间便秘是常有的事。

谁也没料到霸图这个说一不二的队长会像个小孩子一样挑食,包括初到霸图的张新杰。当年他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来给韩文清讲解“荤素搭配的重要性”以及“便秘的危害性”。

队友们佩服他的勇气,敬他是条汉子,他却托着刚泡的霍山芽尖淡定地说,会挑食的一般都是只会耍小性子的孩子,不足为惧。

后来这句话成为了张新杰众多至理名言中极为响亮的一句并在霸图的野史里被铭记,供后人所膜拜。

韩文清对此只能抽搐嘴角,玩心脏他是玩不过张新杰的,玩权限——他是个公私分明的好队长。

于是迫于“韩队是个只吃肉不爱吃蔬菜导致便秘的小孩子”的舆论压力以及为了维护自己的队长威严,韩文清开始尝试跟着张新杰一起吃蔬菜,然后他无法自拔的爱上了笋,春笋、冬笋都爱。

不仅仅是因为笋爽脆的口感,还因为它是竹子初从土里长出的嫩芽,可以算是还没长大竹子。他一直觉得张新杰就像那竹,还应是长于黄河流域以南、南岭以北的桂竹,因为它枝下各节无芽,秆环平的特点很符合张新杰对万事都最求规则与对称的龟毛性格。

韩文清最初爱上吃笋的原因是泄愤,但到后来他开始比较到底是盘中笋好吃还是床上的张新杰好吃,答案无理由的偏向于后者。

当然两个念头都是不能让张新杰知道的。

 



午饭过后又是无休无止的训练。

对于训练这件事韩文清和张新杰的态度是一致的,那就是认真、严谨、一丝不苟。

只要进了训练室他俩就不在有更多的关系,只是并肩而行的队友。

因此,相比起某雨、某回战队里那些整日生活在正副队长不停秀恩爱阴影下的可怜队员,霸图的单身狗们显然幸福得多——他们只需要扛住韩文清一个人的“灵压”就够了。

 



晚饭时间起于6点,止于7点。

之后是对于这一天训练结果的总结。如果当天有比赛,就是对比赛的复盘。

一般这种既需要动嘴皮子又需要极强逻辑性的事都是交给张新杰的。

韩文清会泡一杯从张新杰那坑来的霍山芽尖,像人大代表上的老干部,正襟危坐,听取张新杰同志的发言。偶尔会插几句话,提几个重点,但绝大多数时间是安静的看着张新杰。

他会难得走神,只因那一刻,拿着无线鼠标在大屏幕前分析局势的张新杰实在太迷人了,迷人的甚至有些肆无忌惮。

像周瑜、像诸葛亮、像历史上那些“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的谋士。

但他是霸图的副队,是大漠孤烟的石不转,是他韩文清的张新杰。

这是何等的幸运啊!

 



22点,张新杰会关电脑,叮嘱韩文清不要熬太晚后回房洗澡、刷牙、上床、用手机刷论坛,如果在23点前韩文清还有没回来的迹象,他会像催促因应酬而晚归的丈夫一样给韩文清发条简洁明了的简讯:时间差不多了,我要锁门了。

然后在秒针走到12之前,没有任何犹豫的,熄灯。

但人终究不是机器,机器能在到达设定好的时间之时说关机就关机,可人不能说睡就睡,从闭眼到进入梦乡即使只有短短的10分钟,也可能有无数个影响睡眠的不可控因素发生。

就比如当张新杰受到刚回到房间的韩文清的某些不可描述的骚扰时,他努力坚持了一天的完美时刻表就此报废。

然而当新的7点再次来临之时,无论昨晚发生了什么,韩文清和张新杰都会准时起床,开始全新的一天。

 


宋奇英曾经悄悄研究了好几天他家正副队长的作息时间。作为一个刚刚满17岁的中二晚期少年,在他看来这样的生活千篇一律,没有过分的欢乐,也谈不上哀愁,就像织布机上的经纬,一匹一匹的岁月都织出来了,而花色却是一个样子的单调。

他不懂。

后来他怀着这个疑问请教了辈分与韩文清差不多的张佳乐和林敬言前辈。

张佳乐说:岁月静好,懂?

宋奇英:啥?

张佳乐叹:你们年轻人啊,是不会懂老年人的浪漫,naive。

林敬言在旁边认同地点头。

他俩的表情和语气满是怀念与羡慕。

宋奇英依旧满头excuse me???

 



再后来,当他也有了爱的人,并无法抑制的想要与那个人厮守一生,他才彻底明白这样的生活一点儿都不枯燥,甚至比那春日里的杜鹃花还要绚烂。

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全是浪漫。

但只有彼此能懂。


评论(24)
热度(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