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周江】江副队是怎么炼成的(上)

  • 本来想一发完结,结果写着写着字数爆了。所以决定分两段发上来,下明天放上

  • 原著向,设定可能有bug,请见谅



当时光的列车缓缓驶过熟悉的梅赛德斯赛馆,25岁的江波涛穿着西装就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依稀浮现自己18岁的模样——青涩的、带着对冠军的无限期许。

那是他第一次忐忐忑忑坐在这舞台中央被玻璃隔离起来的比赛区,彼时他还是联盟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人生的列车亦没撞上不遵守交通规则乱穿铁轨的周泽楷,一切按着预定的轨道“咔——嚓——”鸣呜着缓慢但却平稳的向前行驶着.....

 

2020年,冬,s市冷得特别早。离冬至还有大半个月,气温就时常降到零度以下的地步。

江波涛就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一个人从火车站穿越大半个s市来到了位于另一头的轮回战队。整个过程静悄悄的,在当时风起云涌的转会期没能掀起一点涟漪——在同一时刻百花当家选手之一的孙哲平正式宣布退役,职业圈、粉丝圈都忙着去八卦被独自抛下的张佳乐以后该怎么活,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关注他这样刚出道又不扎眼的小新人的动向。

直到现在江波涛还记得在当时轮回经理的带领下跨进训练室的情景:一群十几二十几的年轻小伙子围坐在训练室前方的大电视,跷二郎腿的跷二郎腿,嗑瓜子的嗑瓜子,像饭后闲来无事的大妈大婶那样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屏幕中播放的关于孙哲平退役的网络直播。

而在房间另一端背对着他坐着一个人,那人带着耳机并没有加入大家关于孙哲平的讨论,手指依旧不停地敲击着键盘,发出清脆的哒哒声。江波涛凝神听了一下频率,心中忍不住发出惊呼——好家伙,刚刚那波操作APM绝对有700以上!

 “孙哲平不是第五赛季末就退役了吗?”

声音从前方传来,江波涛收回对那个独自在角落训练的人的打量,重新将视线投放到人多的地方。短短几秒的观察,他大致已经猜到轮回战队可能并没有外界传的那样团结与和谐。毕竟如果一个人过于优秀,会轻而易举地勾起旁人潜藏最深的劣根性,随之而来的便是孤立、小团体,这种事只要有人的地方,便会存在。对于这点江波涛早在出道之前,青训营中就已经深刻领悟到。

如果他没有猜错。角落中的那个独自练习的人想必就是轮回的核心人物——周泽楷——一个传说中集美貌与天赋于一身的男人。

“没吧,当时没出官方说明,都是小道消息。估计百花以为孙哲平第六赛季常规赛养养,打入季后赛以后还能上场来个黑科技,现在看来他的手伤真的很严重。”人群中另一个人摇着头惋惜地说道。

“他和张佳乐真的是绝配啊,上赛季被他们虐的够惨。我估计百花一时半会找不到接替孙哲平的人。靠张佳乐一个人撑,百花这赛季悬。”

“哎,你们说我退役的时候会不会也有那么多关注,还像明星一样开新闻发布会?”

“你?拉倒吧!小周还有戏。对吧,小周?”说话间,一个小伙子用力一蹬腿,坐着身下灵活的转椅便滑动到了刚刚被江波涛自说自话的脑补进孤立人群中的周泽楷身旁,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一改刚才的放松,认真的盯着花花绿绿的电脑屏幕。

“奶住!奶住!我去,这个牧师水平有点菜啊,还没小明的十分之一。对面那剑客是黄少天?”那人叫道。

“嗯。”周泽楷轻声应了一声,并没有转头看来人。

听到对战的是黄少天,刚才还围着电视八卦的众人,也迅速围了过来。

江波涛拎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有些诧异,倒不是因为这群人依旧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而是对于刚才自己推测的失误,要知道江波涛唯一能感到自豪的便是他敏锐观察力。可照目前的情况看电视机前的人与周泽楷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不和,相反,对于周泽楷他们好像有一种无理由的宠爱?

对,是宠爱。

占据周泽楷左边的人,温柔的给他喂了一颗剥好的杏仁,站在周泽楷身后的人,一边盯着屏幕一边熟练地揉着他的肩膀。至于处在一群大老爷们最中心的周泽楷,则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喂他,他就张嘴;揉他,他就挺一挺腰板,手下的操作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显然这幅神奇的画面已经在轮回上演了无数遍,才会如此的默契。

江波涛有些懵逼。

“咳咳。”经理尴尬的咳嗽了声,打断了江波涛混乱的思路,同时也终于引起了众人对于江波涛的注意。

“我去,新人!”

“不是说年后来吗?”

“你好你好,我叫杜明,性别男,爱好女,职业剑客。”

刚刚还围着周泽楷的人群,又齐齐地凑到江波涛身边将他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进行着自我介绍。

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江波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宅男来说来到一个新环境认识一群新朋友,总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因为中间有那么一段从不熟到熟的时间总是特别尴尬,没人知道自我介绍后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交流。

“大,大家好。我叫江波涛,之前在贺武打魔剑士,性别男,爱好男。”

话音刚落,现场便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默,连一直埋头打游戏的周泽楷,都忍不住抬头看他这位新队友。

几秒后,江波涛才意识到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涨红了脸急忙纠正道:“不不不,性别男,爱好女!大家千万别误会!”

这一口误,虽然将初识无法将话题进行下去的尴尬驱散了,但却在往后的许多年里,演变成了每一个初到轮回的小新人必回答的问题——你性别啥?爱好啥?老实交代。以至于后来江波涛自己也会偶尔拿出来自嘲——他其实不应该那样纠正的,他应该说性别男,爱好周泽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实际上他和周泽楷初次对话并算不上愉快,至少当时的江波涛是这么认为的。

“你是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周泽楷吧?”江波涛收拾好行李,凑到周泽楷旁边套近乎,毕竟在整个训练室里就眼前这人没有和他说过话。

“嗯”

“我看了你很多比赛,操作真精彩!”

“谢谢。”

“快!黄少有漏洞!就趁现在上!!!”看到游戏中激烈的对决,江波涛一时忘记了自己初来乍到的身份,还以为依旧在贺武,一激动就叫出了声。周泽楷的操作如他预料中的一样,在黄少天露出破绽的一瞬,迅速使出双重控制,然后踏射,只可惜配合他的那些人都是猪队友,完全无法跟上他的节奏,输出不够,眼睁睁的错过了击杀黄少天的最佳机会,反倒被对面抓到一波反攻的机会。江波涛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次周泽楷连个音节都没有给江波涛,而是抬眸看了他一眼。但仅仅是那么一眼,瞬间让江波涛从头冷到脚——完了,刚刚绝对打扰到他了。周泽楷肯定觉得他很烦。怎么办这人看起来好难相处,可他是轮回的绝对核心,不抱住他的大腿,我会不会被孤立啊!!!

敏感的江波涛在来到轮回的第一天,因为周泽楷一个眼神陷入了无限的恐慌中。以至于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给周泽楷贴上的都是帅哥、高冷、不好惹、队霸等负面与正面九一开的超主观标签。

直到后来他顺利通过周泽楷语八级,再来重新解读这一段对话,才发现他当时是完完全全误解了周泽楷——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他的嗯啊哦,他的眼神,从来没有恶意,他只是过于腼腆而已。

只可惜当时的江波涛不懂啊。

 

为了培养周泽楷和江波涛的默契,俱乐部决定将这两人安排到了一间房间。江波涛一开始是拒绝的,一想到接下来要和这样一个高冷的家伙做室友,他就浑身难受。但鉴于自己人微言轻,最终还是不得向恶势力低头,开始了和周泽楷不情不愿的同居生活。

房间不大,仅仅能放入两张一米二的单人床,除了睡觉没有其他任何功能。两床之间窄窄的过道就像楚河汉界明确划分了周和江两人的领域——靠窗那一侧是周泽楷的,靠门那一侧是江波涛的。

除了没有交流,其实他俩相处还算得上是愉快。周泽楷和江波涛都是爱卫生的人,因此有时候江波涛从隔壁乱七八糟的寝室串门回来,看见自己干净整洁的就寝环境,还会有那么一丢丢小庆幸。在江波涛看来周泽楷这人虽然总是一副冷漠装逼如风的样子,但他的个人素养真的没得黑,听音乐不会外方、晚回会放轻脚步避免吵醒早睡的一人,更没有磨牙、打呼噜这样令人崩溃的现象。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潜意识的抵触周泽楷。而江波涛抵触一个人的方法就是拒绝去了解他,越是拒绝了解就越抵触,然后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线下少了交流,线上配合不出意外就变得一塌糊涂。教练组所预想的江波涛粘合效应完全没发挥出来,比赛打成一坨屎。一场这样还能说处在磨合期,但连续几场比赛都以轮回大比分落后而结束,就不得不令人怀疑江波涛是否有价值留在轮回了。毕竟当初轮回战队将江波涛买来看中的就是他出色的观察力和良好的大局观,认为他能成为轮回的粘合剂。可目前的战绩,不仅没有使轮回更进一步,反而令原本发挥出色、毫无顾忌的周泽楷,也开始为了配合队伍畏手畏脚。

那段时间铺天盖地、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全是对于江波涛的质疑声。

他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迎接他的是被俱乐部冷藏,然后合约一到便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他是一个新人,没有什么人气,再加上赛季发挥糟糕,很难再找到好的东家,或许次级联赛会收留他,但显然这不是江波涛想要的。

最近一场比赛轮回再一次吃了败绩,在赛后的分析中,教练组终于明确的表达了对江波涛的不满,并直接的说出可能接下来会找一个代替江波涛配合周泽楷的人选。

江波涛安静地坐在一侧,没有出声为自己辩解。他是一个善于自己分析与反省的人,他知道所有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对于周泽楷的偏见。他能用极短的时间和轮回的其他队友打成一片,却独独了解不透周泽楷——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因为和周泽楷在私底下的隔阂,使他不能在第一时间看清周泽楷在比赛时的意图,因此整个战队的发挥依旧宛如一盘散沙。

此刻,因为他的这点小心眼,不仅使轮回陷入连败,还将自己逼上绝境,真是应了那句“不作就不会死”。江波涛很想用接下来的时间去证明自己,但他又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俱乐部是不会在一个没用的人身上花更多的精力。

“我拒绝。”

气氛紧张的会议上突然响起一个令人怀疑自己听力出问题的声音。

所有开会的人,包括江波涛都吃惊的看向突然出声的周泽楷。

“小,小周刚刚说话了?”站在最前方的主教练难以置信的挖了挖耳朵。

“我只要江,不要其他人。”

“我滴个乖乖,14个字啊......”杜明在江波涛的身边低声惊呼道,一如既往的抓错重点。

“啥?”这次轮到平时十分能说的教练组语塞了。

“我只要江,我们能配合好。”周泽楷再次强调道,语气相比刚才更加坚决。

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隔着几个人,江波涛直直的将目光投向坐在另一边的周泽楷,头顶的呆毛迎着从大开的窗户中吹进的风飞扬。那一刻,江波涛第一次打心底承认,这男人真贼几把帅。与此同时,心底的更深处却泛起一股说不清的滋味,感动、内疚、自责.....乱七八糟搅成一团——他似乎一直误会周泽楷了。

在周泽楷的力保下,江波涛最终还是作为首发留在了轮回战队。

那一天起,确切的说是从那一句“我只要江”起,江波涛对于周泽楷的好感就像破堤后的洪水,开始无法抑制的泛滥。原本奉行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政策彻底宣布破产,江波涛开始想方设法的靠近周泽楷,而周泽楷呢,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排斥过江波涛。

两个人的关系用杜明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江在追求小周呢”。

江波涛为了能用最短的时间来了解周泽楷,采取了一系列手段,除了24小时时刻不离周泽楷,还特意买了怪诞心理学、微表情大全等等心理学巨作。

周泽楷一抿嘴,江波涛就递上零食——小周你是不是饿了?

周泽楷一挑眉,江波涛就赶跑凑上来的杜明等人——小周你是不是觉得这群人很烦?

周泽楷一挪凳子,江波涛就拿过卫生纸——小周你是不是想尿尿?

.......

看,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只可惜到最后,周泽楷实在受不了了,不善言辞的他足足写了三千字的信来控诉江波涛近日来对他身心的“摧残”。字里行间,激愤异常,与平时面瘫般的淡定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至此,江波涛丧心病狂的“了解周泽楷大作战”终于告一段落。

但经这么一闹,两人的关系非但没有变差,反而产生了一个质的飞跃。虽然周泽楷依旧话少,但现在江波涛知道,这人话少不是针对他一个,而是针对在座的每一位。不知不觉中他们对彼此敞开了心扉。

每当夜深冷静,作为室友的优势就在此刻体现出来了,他们躺在各自的床上,略去训练一天的疲惫,隔着过道,脸对脸,在黑暗中诉说着彼此心事畅聊对未来的设想,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江波涛在说,周泽楷听。

伴随着那份宁静与美好,两人沉沉的进入梦乡。

梦中锡箔飞舞,欢呼环绕,他们高举奖杯。


评论(4)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