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赢了啊!!!
去韩国!去韩国!去韩国!

【叶蓝】打中国特色荣耀,做社会主义基佬

  • 主叶蓝辅双花

  • 战斗部分有BUG请勿深究

  • 甜/原著向


[春易老]:老蓝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蓝桥春雪]:只要不是妈卖批 讲

[春易老]:你和叶修真打算就这样出柜 不再藏着掩着了?

[蓝桥春雪]:哈?大春你今天忘吃药了?

一向言简意赅的春易老在磨磨唧唧半天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归了本色,没有再废任何话直接甩了一个链接过来。

以许博远对春易老的了解,对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自己看。


 

许博远刚上线没多久,嘴里还叼着半根油条,精神有些萎靡。

昨天荣耀官方举办了一场庆祝中国队拿到冠军的内部酒宴,地点设在g市,出席的人都是联盟中对他和叶修的关系心照不宣的熟人。所以当许博远以叶修家属身份收到邀请时也没有推脱就跟着叶修一起去了。

酒席上许博远第一次见到喝的烂醉的叶修,这在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以叶修超人的自控能力来说他是不会允许自己喝到这种地步的,但那天实在是高兴,再加上还有许博远在身边看着,他就彻底放飞自我,敞开了肚子喝,在倒下之前“以命抵命”顺便一波带走了来灌他的黄少天、张佳乐、方锐等战斗力跟他一样弱的渣渣。

相比起张佳乐在醉后做出非要让孙哲平亲亲才肯从酒店大堂的柱子上下来这种惊世骇俗的行为,叶修乖得简直不像话——除了睡觉还是睡觉,若说还有点什么就是在睡觉的时候手总是不老实。

但这总归是关起门来后他们两人之间的事。还没闹到像孙哲平和张佳乐那样满城皆知的地步。

因此当许博远领着叶修回家时,他在担心孙哲平和张佳乐之后该如何收场的同时又有那么一点侥幸——还好他和叶修的关系依旧被很好的掩藏着。可当他怀着这样的念头侧身看见睡梦中紧紧抱着他的叶修时,那一点点侥幸又转眼化为了羡慕与憧憬——孙哲平和张佳乐好歹借此机会让所有人知道了他们彼此相爱啊!那他与叶修呢?难道要这样像瘾君子似得偷偷摸摸一辈子?

许博远当晚只喝了一点酒,唯一的那丝酒意也被回来路上的晚风吹的一干二净,在这夜深人静中他有足够清晰的思维来胡思乱想、将自己逼进人生的死胡同。

——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绝对不能再让叶修碰了啊!

这是许博远在朦脓之际,脑中唯一剩下的念头,彼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许博远嚼了一口油条,点开了春易老发来的网址。

工作室的网速快得堪比火箭,几乎是瞬间网址内的内容就弹到了他眼前。

   【卧槽他妈叶修竟然也是个基佬!而且还是和蓝桥春雪是一对!!!联盟这是药丸】

吧唧。

不用看内容光这个硕大的标题就惊得许博远将叼在嘴里的油条落到了键盘上。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酒还没醒或者是点开网址的方式不对。

闭眼,睁开,闭眼,睁开。

那帖子除了评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增加以外没有任何变化。

许博远哆哆嗦嗦地将页面下拉,帖子的作者断断续续、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中间穿插着无数楼网友的回复。他一时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看那些回复,于是他点了“只看楼主”,祈祷这只是某个与他相熟的人跟他开的玩笑——用这样的标题只是来吸引更多的标题党,趁机水一波经验,实际上内容与标题严重不符。

然而在仔细浏览了帖子内容之后他知道他这期望注定了要落空。

这帖子非但与标题结合十分紧密,并且内容细致到让许博远这个当事人都叹服的地步,很多连他自己都不记得的细枝末节都被作者给重新扒了出来。

一开始许博远是怀着驳斥对方的心理来浏览,但看着看着就忘记了初心,顺着作者的整理一道儿回忆起了他和叶修从第十区相识之初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有些内容是众所周知的,比如他是最早和叶修接触的人,他总是会在众会长讨论如何对付君莫笑时站到叶修那一边,他曾在前往瑞士看比赛时高声对叶修喊过加油。还有一些是只有他和叶修知道的,比如他给叶修连发的18条好友申请,他在叶修的忽悠下给兴欣公会当了5天的保姆,中国队拿到冠军时他和叶修在会场无人的角落拥吻……

随着文字的滚动,许博远眼前浮现出一幅幅他与叶修这一路走来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匆匆略过。他陷得太深有些无法自拔,直到看见帖子最后作者贴了一张他扶着烂醉的叶修进出租车的照片,并附赠一句“全是干货,他俩要是没在一起,我直播吃屎”的结尾,一切美好戛然而止,许博远这才如梦初醒——这他么不是他和叶修的感情回忆录,而是一个电竞八卦者埋伏n久后搞的大新闻!

帖子发于昨晚凌晨两点,距现在不过七个小时,但评论已经快要过万。

许博远突然开始怕了。

他和叶修不同,他只是个小透明,面对网上的舆论压力,顶多辞掉蓝溪阁的工作换个马甲第二天依旧是条好汉。但叶修呢?二年前当他还名叫叶秋时,或许换个马甲还能重新上线,但现在他已经完全曝光在大众面前。他是中国队的领队,是兴欣的教练,是所有荣耀迷心中神一样的存在。

他有太多将他推向风口浪尖的身份。

这一切都让许博远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他和叶修的关系在公布的那一瞬就注定了无法像普通同性情侣那样随便找个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就能过“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隐居生活。

不断激增的点击量和评论数量,不停的提醒着许博远,他和叶修终于还是被逼到了无法隐瞒下去的境地。



 

荣耀论坛,也就是帖子的发布地,在荣耀圈里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它成立于荣耀职业联盟建立初期,至今已有10年多的历史。建立者最初的目的是将荣耀论坛打造成“电竞卢浮宫”,以绝对的客观公正为追求,讨论职业比赛的细节分毫。但随着时间的侵蚀以及受职业圈被资本过度入侵后而形成的浮躁风气影响,曾经的“电竞卢浮宫”已然完美沦落为了以“赢就舔、输就喷、没事就水水”的“电竞厕所”。

圈内人简称其为龙(荣)潭(坛),百万会员自称为卧龙先生,坛内鱼目混珠,因为人口基数庞大,在如今水贴满天飞的首页偶尔也会出现几篇针砭时弊的专业技术贴,甚至于很多大新闻,比如某某某转会、某某某退役、某某某和俱乐部不和都是率先从龙潭中传出。因此很多职业圈的媒体人都喜欢在龙潭当卧底。

龙潭中的卧龙先生们虽然戾气很重,经常瞎喷、跪舔、乱带节奏,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传播能力以及创造力是很多官方媒体拍马都追不上的。

无数著名的黑梗就是从这辐射到整个荣耀圈,比如“三姓家奴孙二翔(先后服役三家俱乐部)”、“三亚市长张佳乐”、“蓝雨吴刚黄少天”等等。

坛内很多大手因为瞧不起职业媒体人不经本人同意就随意转载帖子的无耻作风,经常开贴后在1楼贴上一句:诸家小编与狗不得入内。

     今天的龙潭异常火爆,在一片关于张佳乐和孙哲平的讨论中,【卧槽他妈叶修竟然也是个基佬!而且还是和蓝桥春雪是一对!!!联盟这是药丸】这帖子鹤立鸡群。

     点开始后,可以发现分歧很多,但主流的声音却可以笼统地分为四个:1、蓝桥是谁?2、楼主是孙张雇来的水军以此分散大家的关注点。3、楼主的分析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叶修和这个叫蓝桥确实有一腿。4、完全不信,狂喷楼主——这一声音主要来自叶修个人粉以及叶黄、叶橙、周叶、韩叶等狂热cp粉。

许博远的目光随着鼠标的光标长久的停留在帖子首页的那句“欢迎诸位小编与狗前来转载”,显然这个只有一级的作者并没有“龙潭精神”,相比于版权归属,他更希望将叶修与许博远的关系散布出去。

他的目的是什么?这与他有什么好处?

就在许博远扶着额,对着电脑一阵脑壳疼时,系统提示君莫笑上线。虽然叶修已经退役许久,但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散人操作者,陈果在叶修从世界邀请赛回来后不久就又将卡交还给了他。

许博远望着那个刚点亮图标踌躇了很久,他不知道要怎样开口来告诉叶修这件事,或者说的更准确一点,是他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告诉叶修。

性格使然,很多情况下许博远都会优先想到他人,在做出绝对利于对方的决定后,才会想到自己。这次也同样,他总想着自己先扛着,等想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后再将事情告诉叶修。

[君莫笑]:干嘛呢

叶修先敲了过来。

[蓝桥春雪]:刷副本。早饭吃了吗

[君莫笑]:在嘴里

[蓝桥春雪]:.......

[君莫笑]:下雨了,伞带了吗?需要哥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你吗?

[蓝桥春雪]:...接你麻痹。工作室有伞。

[君莫笑]:听说昨天乐乐闹事了?

[蓝桥春雪]:嗯。

[君莫笑]:啧闹这么大他们的事估计兜不住了。

[蓝桥春雪]:确实。

[君莫笑]:兜不住也蛮好,至少不用再藏的那么辛苦了。

手指放在键盘上,许博远的手心在出汗,他隐隐觉得叶修知道些什么。



 

早晨八点多,叶修被一阵夺命call惊醒。

闭着眼,从枕头底下摸出刚买没多久的手机,迷迷糊糊地按下接听键,张佳乐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尖锐的声音就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卧槽老叶你他么竟然还在睡觉!”

“不睡觉干嘛?”

“你没看那帖子?”

“什么帖子?”

“我们完了。”

“什么完了?”

“我和大孙的事外界都知道了。”

“哦,那应该说你和大孙完了,不叫我们完了,容易让人误会。”

“喂,我说你真没看那帖子?”

“大哥我才刚醒啊!”

在接下来长达一个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张佳乐声情并茂的为叶修讲述了从昨晚他们醉酒后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当然这其中略过了他和孙哲平回到家后做的一些不必给外人知道的事。

“所以说,你昨天真的抱着柱子不肯下来?张佳乐你也太丢脸了吧!老孙?老孙在吗?你昨天最后给他亲了吗?”

“靠,本来看在你给我和大孙分走一部分火力的面子上,我才好心来提醒你,你竟然还嘲讽!”

张佳乐愤愤。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叶修止了笑,单手套上裤子,起身,拉开了窗帘,G市下雨了。

“能怎办,走一步算一步呗。”电话那头张佳乐语气轻松,但叶修清楚这轻松背后又藏着多少无奈。

两人隔着电话沉默了一阵,然后叶修说:

“嗯。你们先在前面顶一波,到时候记得给我传授点经验。”

电话那头只传来一声“滚”。

     叶修挂了电话,点了根烟,在床沿上坐了很久。雨下大了,拍打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搅得人心绪不宁。

不知道,小蓝有没有带伞,他这样想着,起身打开了电脑,点开了张佳乐给他说的那篇帖子。

    叶修不像许博远,他的心脏且强大,并没有点只看楼主。楼主的发言以及网友的评论他一条都没看漏,甚至有几条评论还让他笑出了声,比如:叶神可以啊!这蓝桥貌似是黄少的脑残粉,这他都能泡到手,牛逼!

    嗯,确实牛逼。他在心里认同道。

   15岁,叶修离家出走去打游戏,再往后很多岁月里一直有人问他是否后悔过,他给的回答全是否定。他是那种一旦认定就不会改变的人,无论外界给的阻力有多大他都能坚持下去。小时候算命先生说他是天生反骨,他觉得这算命先生的水平很臭,连王杰希都比不过——他不是天生反骨,他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荣耀是一样,许博远也是一样。

    他将帖子拉到末尾右键保存了那张照片,顺便还给楼主点了个赞。

   然后敲开了蓝桥春雪的聊天框。



 

[蓝桥春雪]:所以你看到那篇帖子了?

[君莫笑]:嗯看到了

[蓝桥春雪]:你怎么看

[君莫笑]:文笔不错、条理清晰

[蓝桥春雪]:靠,谁问你这个啊

[君莫笑]:哦,那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蓝桥春雪]:.......

许博远真的是服了叶修,都到这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蓝桥春雪]:要不我悄悄举报了这人?

[君莫笑]:可是他说的都是事实啊。

[蓝桥春雪]:.......

省略号小王子许博远在次上线,他此刻只想飞奔回家,揪住叶修的衣领使劲摇他:那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君莫笑]:蓝啊,要不我们公开吧。

[蓝桥春雪]:你不怕吗?

[君莫笑]:怕啊,怕死了。

[蓝桥春雪]:......

[君莫笑]:可是再怕,我还是喜欢你啊,你叫我怎么办。

许博远的心狠狠颤了一下。



 

日子还得照常过,工作还得照常做,boss还得照常刷。

下午,神之领域刷新了野图boss。

许博远主动请缨前去抢BOSS,他已经很久不参与这种活动了,这次那么积极完全是因为黄少来了。

不只是黄少天,还有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张新杰等等职业选手都回到了神之领域。

叶修再去刷自己的任务之前跟许博远讲,如果他应付不来那些来因为帖子而骚扰他的人,可以把他们打发给他。但许博远并不想这么做。

好在因为众多职业选手的到来,吸引走了游戏中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从上班到现在,很少有人来打听他和叶修的事,这令许博远长舒了口气。

 

BOSS刷新在一片垠垠无际的荒漠上,遮挡物很少,除了几棵胡杨,就剩下几座被风化的巨石,天空碧蓝,没有一丝云彩。

最先赶到的是蓝溪阁和中草堂,两方阵营,各几百号人,遥遥站于地图两端。一个剑客,一个魔道学者各自站在自家阵营的最前方。

“杰希大大这BOSS已经归我们蓝溪阁了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不要企图在做什么挣扎了!”语速奇快,停顿难找,一看就知道是黄少天。

许博远操纵着蓝桥春雪站在刚刚放狠话的剑客旁边,满眼崇拜。

王杰希理都没理对面那话唠,直接操纵着小号上了。

大战一触即发。

两方打的热火朝天,荒漠上尘土飞扬。没过多久,周泽楷领着轮回,张新杰领着霸图,肖时钦领着雷霆也加入了战斗。

五方势力,真的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兴欣来啦。

众人哗然。

黄少天:卧槽最烦人的那个终于还是来了。王杰希要不我们合作一波,先把兴欣灭了?

王杰希:我还是比较喜欢独享BOSS

黄少天:卧槽卧槽卧槽受死!

随后王杰希撒了一把驱散粉,趁着黄少天躲避的瞬间飞出了包围圈,直接飞向BOSS处,他打算趁着各公会互相牵扯的时间,速战速决拿下BOSS。

黄少天一个人被留在原地,被众多中草堂的玩家团团围住,虽然不至于对他造成威胁,但一时却追不上王杰希。

兴欣仗着人多从东南和西北两方包抄而来,领头的分别是方锐和君莫笑。

君莫笑直冲着黄少天而来,黄少天见君莫笑整个人都燃起来了,再也不顾身边的小兵,直接冲了上去,“叶修,看剑!”

只见君莫笑侧身一躲,替他挑走了原本想来偷袭黄少天的路人甲。

“别闹。”

“什么情况?”

“帮你们抢BOSS啊。”

“有阴谋绝对有阴谋,你怎么可能那么好心?”黄少天不相信。

“信不信随你,蓝桥呢?”

“啊?我怎么知道啊。”

“我以为他那么崇拜你一定会凑在你傍边啊,失策失策。”

说着便都丢下一脸懵逼的黄少天,“刷”的又蹿出了包围圈。



 

“老蓝啊听说你和叶神在一起了?”

许博远本来是守在黄少天身边的,但因为人实在太多,开打没多久他就被人流冲到了别处,当他想再打回去时就被微草堂的车前子纠缠了。

原本打的难分伯仲,但因为这句话使蓝桥春雪分了心,他没能躲过对方的星星射线,血条下降了大半。他不是黄少天,以一敌十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微草堂的另一剑客从蓝桥背后偷袭,眼看着拔刀斩就要落到他身上,突然从旁边伸来一长矛,将蓝桥春雪一挑,他就被甩出了人群,保住了一命。

“君莫笑!”

众人叫道。

君莫笑帅气地落到刚刚蓝桥春雪站的位置,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再使出一招踏射,将自己也送到了人群外,于蓝桥春雪一起站在混成一团的人群外。

与此同时,兴欣派去偷BOSS的魏琛也和蓝雨合作,猥琐的从微草手中抢到了BOSS。

叶修操纵着君莫笑挑起依旧在状况外的蓝桥春雪一起跳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乌泱泱的几百号人。

“诸位,”他说,“希望今天能替我做个证,这BOSS是我们兴欣给蓝溪阁下下的聘礼,从现在开始蓝溪的阁蓝桥春雪就归我所有了。”

叶修的声音不大,但足够每一个人听到。

死一般的沉默,只有黄少天一个人怒斥叶修不要脸想用一个boss就拐走他们蓝溪阁的小天使的bb声回荡在整个神之领域。

蓝桥春雪和君莫笑一起下了线,许博远向春易老请了半天假,刚作下这么一个重要的决定,他决定回家和叶修庆祝一下,至于庆祝的方式,大概是和叶修补完昨天晚上在床上没做完的事。

外面雨还在下,他打起了伞。


春易老痛心疾首,总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却被隔壁猪拱之”的悲愤感。

他做了首诗,发了条微博:

君别离时雨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笑看单身狗们哭,

与君共枕到天明。

蓝桥太软易拐走,

河东河西又几年。

祝神之域再无殇,

福庭回首全是泪。

底下一片惊叹,好湿好湿。

 

龙潭的那篇帖子又被顶了上来,并和《扒一扒张佳乐与孙哲平基情的蛛丝马迹》一起加了精。无数人涌入,膜拜的膜拜,撕逼的撕逼,作者的经验从一级飙升到了十级。但依旧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龙潭的卧龙先生们在如今联盟一片基,却又稳拿冠军的情势下,也不得不低头,只能无奈留下一句“打中国特色荣耀,做社会主义基佬”,来安慰自己。

 

许博远又点开了那篇帖子,这次他看完了所有评论和内容,并在最后给作者留了条评论:好了,你可以不用吃屎了。

他还是怕的,怕面对父母,怕社会的流言蜚语,怕身边人的指指点点,但就像叶修说的,再怕又能怎么办,他还是爱叶修啊。

——FIN——


春易老做的那首诗是藏头诗,君莫笑与蓝河,祝福,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吧[二哈]

评论(20)
热度(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