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赢了啊!!!
去韩国!去韩国!去韩国!

2016,我是个废物

365天之前,也是在这个被外卖盒子和快递盒环绕的寝室一隅,也是在这个冬日太阳快落山现充们该出去嗨的时间点,也是穿着这件屁股后面破了个洞的皮卡丘连体睡衣,我写下了对2015年的告别以及对2016年的无限期许。

与那时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我连地瓜都没得啃了。

我是个废物。

没有玩笑,没有自我调侃,更没有谦虚,在2016年的结尾我在阐述一个悲伤地令人想落泪的事实。

——我是个废物,至少2016年,绝对是的。

回顾整一年,似乎什么都没做成。虽然往年我也都是什么都没做成。但是不同的,2017年之前我还能把自己当个宝宝心安理得的躲在象牙塔里、藏在父母背后,可2017年之后,我不得不自己去面对无数令我感到恐惧的事——毕业、工作、谈朋友(或许还有相亲)、结婚、生子——去努力成为一个我曾经最不屑成为的那种人。

小说看多了,总想着自己的人生如果也能像主人公那样跌宕起伏该多好,HE,再好不过,BE,也无所谓,至少还有一段回忆可以在我的后辈面前装装逼。

可我得认清事实,即使我是小说中的人物,那也是连相貌都看不清的路人甲乙丙,因为我能回忆起的事——2016年发生的、2016年之前发生的,全是与自己无关的。

这不是世界的错。全是我的错。

心比天高,身比猪懒,我是个废物。

比玩瞎子的厂长还废的那种。

2016年,是最坏的一年,也是最好的一年。

我依旧是只患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单身狗。每天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寝室里抠脚看剧。

在杭州三年,去过的地方用两根手指就能数的过来,如果有朋友来找我玩,我能给的旅游路线只有一条,白天去逛清河坊,晚上去春暖花开吃烤肉,然后,兄弟你打哪来快回哪去吧,爸爸要回寝室继续宅着了。传说中的西湖我至今没正儿八经去过,只是某次去某地考会计时乘坐的25路公交从它的不知道哪一侧匆匆路过。至于去太子湾赏樱啊、去西冷印社看吴邪啊、去白马湖参加漫展啊、去音乐喷泉跨年啊,都只存在梦中。

除此之外,第三次六级我依旧没过,投了一万到股市被收割了三千,瘦了两斤胖了四斤,感了两次冒,去了一次成都。

我开了无数坑,填了小部分,弃了大部分。

买了九本书,看了三本半。

 

EDG再次止步八强,厂长达成了四八成就。

SKT再次夺得冠军,瓜皮中单三冠加冕。

金赫奎离开田野去了KT,笨鸡告别飞科来了vg,驼妹、鸡壳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分开的两对终于还是走到了拔剑相向的一步。

铁三角最终定居在福建雨村,小哥与吴邪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英国了脱欧,我还没脱单;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我还没脱单;朴槿惠混不下去了,我还是没有脱单。

一美离婚了,虽然于我还是没有机会。

.......

 

就到这吧。

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来回忆这一年,一千多个字,断断续续,从白天写到了晚上,或许还有很多遗漏记忆深处,但是我没有时间。

因为我的外卖到了。

于2017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求您别来的这么快,我还没准备好啊!

 

最后贴上2016年未填满的坑,督促着自己在有生之年将他们全部填满。感谢所有在这一年中所有看我文支持我的小天使,是你们让我觉得我这废物还有那么一点价值,真的非常感谢。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