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儒雅随和

【全职】论职业选手宣誓主权的正确方法

  • 叶蓝、周江各自独立成篇,双花和林方抱团取暖

  • 本来想写个小段子的,结果一不小心每篇都爆了字数,懒得分批发了,一次性发完

  • 太长了,喻黄的就下次单独发吧

  • 额...最后提前祝大家五一快乐

    ——————


【叶蓝】听笔言飞讲那过去的事

笔言飞坐在高高的树杈上,给新入会的兄弟们讲着过去的事。

讲到蓝桥春雪和绕岸垂杨这两大高手的恩恩怨怨。

话头还没起,人就先笑开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别看绕岸这小子现在在蓝桥面前怂得跟个瓜似的,当初他可会嘚瑟了,天天满世界找你们蓝团PK,你说PK就PK吧,这货还非带着七分挑衅,三分调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对蓝桥有意思。”

“哇,绕岸也对蓝团有意思?可是我听说当时叶神也天天来撩蓝老团长啊。那这样他们俩没起过冲突。”一个小新人诧异中透着八卦。

“可以可以,我正想要说这个问题。”笔言飞抱着胸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模样。

“叶修这逼的撩蓝手段不知道比绕岸高了多少个档次,知道像小学生那样喜欢一个人就要用怼他来吸引注意力这种方法是没前途的。所以他开了个小号天天不要脸的混在蓝桥的团里当孙子。我记得当时他弄了个奶,还是人妖号,你们也知道你们的蓝老团长,为人绅士,只要是女孩他都会照顾着一点,所以叶修就日常心安理得地跟在蓝桥屁股后面捡装备。然后有一次,”笔言飞换了个更为潇洒的姿势,心满意足的扫了一圈仰头望着他的人群,继续缓缓道:“有一次呀,蓝桥带着叶修下一个小副本,结果被绕岸堵在了副本门口。以绕岸的脾气当时根本没把除蓝桥以外的人放在眼里,什么场合,周围有什么人他都不管,噼里啪啦对着蓝桥说了一堆垃圾话。蓝桥对他不像对叶修那样暴躁易炸毛,早就淡定的不得了,轻飘飘地跟一起下副本的兄弟们说了声抱歉就下线了,全程高冷地连一个眼神都没抛给绕岸。”

“然后呢?叶神什么反应?绕岸又什么反应?”一个性急的新人忍不住催促道。

“然后呀,几分钟后,神之领域的世界频道就被‘蓝溪阁准五大高手、神之领域的名人——绕岸垂柳被一个新人奶妈给恁死在刀锋峡谷门口啦!’这个消息给刷屏了。”

“卧槽,叶神有点狠啊!”

“还有更狠的呢,之后无论叶修开了什么马甲、在什么地点干什么事,只要见到绕岸垂柳一次就把他按在地上摩擦一次,而且什么话都不说,装完这个逼就跑,跑到蓝桥面前还不带喘,绞着手帕惨兮兮地说绕岸垂柳欺负他,然后蓝桥对绕岸就从无视变成了鄙视,哈哈哈哈哈个心机婊。”

“那蓝团信吗?”

“信啊,怎么可能不信,玩心脏我们全公会的人加起来都比不过叶神,所以后来蓝桥还是逃不过被他给拐跑的命运。”说到这,在现实中笔言飞捂着胸口又是一阵痛心疾首。

一个纸团从远处飞来,准确砸在他头上,继而是一阵能穿透耳麦的咆哮声:“卧槽什么心脏不心脏的,二笔你他么别乱说啊!教坏小朋友小心大春等会儿收拾你。”

“啧啧啧看看你们蓝团,天天就知道护夫,嫁出去的儿,泼出去的水呦?”笔言飞并不受蓝桥春雪的威胁,弯腰捡起纸团刚想反扔回去,突然记起绕岸的悲惨结局,想想还是算了,认命的转身将纸团抛进了垃圾桶。然后拉过话筒继续对新人进行入会教育。

“兄弟们,今天你们站在这棵歪脖子树下听了我的这些话,就意味着你们正式入了蓝溪阁,成了自家兄弟,我相信在你们当中,肯定会有很多人在不久的将来会超越我们成为神之领域的顶尖高手,但无论你们变得多厉害,技术多牛逼,也不要试图去挑衅蓝桥春雪,虽然他看起来是我们五个当中最软最好欺负的一个。最后,送你们一句春易老会长的名言,望你们在今后的道路上能谨记,”笔言飞的音调沉了下来,像是苍穹之上的守夜人,带着一种在历史的血泪中艰难前行的厚重与沧桑。

他说:“叶门弄蓝,可不是雕虫小技,那是自寻死路啊。”

隔了两台电脑一个过道,又一个纸团飞了过来,准确无误砸在他脑门上。

笔言飞依旧敢怒不敢言。

 


【周江】半夜炸群

江波涛这人平时虽然对粉丝很温柔,但在官群里却出奇的高冷,别说宠粉了,连冒泡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以至于很多粉都渐渐忘记了此群还有本尊存在,于是聊起天来就有些荤素不忌。

凌晨1点,群里依旧活跃着一群修仙者。

不知道谁先开的头,总之难得正常了一天的粉丝,又开始为了江波涛的归属权争得不可开交。

老万是个场面人:大家好,我是江波涛的老婆,大家可以叫我江太太

官方认定的江波涛唯一老婆:老万日常放屁,看我ID就明白我才是九点水大大唯一的老婆

第九次帅死的猫:摸一把江波涛的胸,弹一下江波涛的丁丁,笑看你们一群没有性生活的单身狗。

江波涛:....

江波涛:江,是我的谢谢

老万是个场面人:卧槽,楼上什么状况!!!!!!!

yuan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水神炸群啦!!!有生之年啊!果然修仙没错!!!!!

喻日天:cnm看老子修出了什么?!!!!!

仅仅在江波涛冒泡后的几秒间,就有无数老婆粉被炸了出来,活跃的、装死的,此刻都像蹦跶在海岸上的咸鱼,感叹号、表情包、啊啊啊,满天飞。

当然在一片沸腾中也有少数理智粉觉察到了江波涛发言里的违和感,出声提醒:

吃屎不忘拉屎人:江波涛这是被夺舍了还是精神分裂了?这语气不对啊

名侦探柯北:根据我的推理,十有八/九不是本人。

错过了第一现场的粉丝,追悔莫及的去翻聊天记录,却发现简短的两条发言早就被撤回了。

京州市委大楼看门大爷:什么状况?怎么没了?我错过了整个世界?

叶门弄蓝:为什么撤回了???这里面有鬼?谁截屏了吗?!!!!

屏幕一下子从被感叹号刷屏变成了黑人问号.jpg

几分钟后,在这个普通的夜晚,江波涛迫不及待的进行了第二次炸屏。

江波涛:抱歉,刚刚不是本人,是小周

江波涛:他没发什么奇怪的话吧?

其实江波涛不跳出来还好,一向健忘的粉丝们很快就会将“江是我的”这简短的五个字遗忘在凌晨一点的蝉鸣中,但他好死不死,偏偏在粉丝最亢奋的时候跳出来,这简直是公开挑明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啊。

老万是个场面人:所以说第一次是周泽楷拿着江波涛的手机发了“江是我的谢谢”这句宣誓主权的话,然后迅速撤回,江波涛随后夺回手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我们的刷屏,又担心周泽楷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所以开口解释。

午时已到:我再来补充一点,现在凌晨一点12分,两个人能互用手机这意味着什么?

轮回的狗:意味着他们在一起修仙,还是双修【正经脸】

官方认定的江波涛唯一老婆:我仿佛在黑暗中发着绿光,但既然出柜对象是小周,我当然还是选择原谅江波涛啦。

粉丝们嘻嘻哈哈,没个正经,职业选手通宵打游戏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况且周泽楷和江波涛平时关系就好,用对方的手机上个QQ开个玩笑也实属正常,绝大多数人都天真的认为这只是周泽楷和江波涛跟他们开的深夜玩笑。

暧昧的氛围很快又被周江携手炸屏的兴奋所取代,截图的截图,发微博的发微博,然后心满意足地闭群、睡觉。唯有嗅觉敏锐的周江党抱着手机在床上依旧亢奋异常、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这口糖够他们磕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江波涛拍着胸口吁了口气,他有些有些赌气地偏头瞪了一眼凑在他旁边看热闹的周泽楷。周泽楷两手撑在江波涛身侧,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见到江波涛这幅惊魂未定的神情,低低笑了一下,然后探身吻住了他的唇。

“江,双修否?”

“修你个头!”从来不爆脏话的江副队最终还是没忍住。

 

【双花/林方】听说林敬言和张佳乐在一起了

张佳乐刚到霸图的时候很多粉丝强行将他和林敬言拉cp。

说什么最甜不过二婚,最美不过夕阳红。

霸图的管理很严,除了训练很少有时间上网,因此信息相比于外界总是有些闭塞和滞后。

半夜,结束了一天超强度的练习,林敬言托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寝室,他的室友张佳乐早就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连衣服都懒得换。

林敬言拿掉眼镜揉了揉眉心,打算也跟上张佳乐的脚步进入梦乡,并希望能在梦中梦见想见的那个人。刚把头沾上枕头,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林敬言一下子弹了起来,兴奋地拿过手机。

一定是方锐!他兴奋地想,睡意全无。

然而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却令他有些意外,他看了一眼隔壁床背对着他睡得死去活来的张佳乐,疑惑地接起了电话,压低声音。

“张佳乐睡了。”

“我知道,我是来找你的。”

“你找我?半夜12点?”

“嗯,想跟你了解个情况。”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抽烟,随着吐息声,林敬言敏锐的感受到一丝杀气。

“什么情况?”他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避免吵醒张佳乐,他有预感,孙哲平半夜打电话给他,这事绝对不简单。

“你和张佳乐在一起了?”

“什么?”

“网上说的,说什么二婚组大法好,还扒了好多证据。”

“我说老孙啊,你是智商退化了还是更年期到了?这事也信。”

“其实我一开始是不信的,但是你昨天下舞台的时候替张佳乐理了衣领。”

“他够不到我帮他弄不是很正常?况且我还帮张新杰理过呢,韩文清也没把我怎么着。”

“你们官博上还放着你们公用一个勺子吃盖浇饭的照片!”

“那是宋奇英这小子只叫了一份,里面就一个勺子,我们轮流用的,正好拍到我和张佳乐。”

“还有...”

“好了好了,我去睡了,你也别瞎想,等我明天看看论坛再给你个说法。”林敬言打了个哈切,然后不等孙哲平在说什么就挂了手机,想想觉得还不够安心,干脆关了机。

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睡个觉了。

第二天一开机,微信受到一堆信息,全是孙哲平的,点开,林敬言镜片后的瞳孔瞬间放大了。

“什么状况?!”

“上次义斩去兴欣合训,拍的。”

“老孙,你这是要恩断义绝的节奏吗?”

 

自此林敬言就和孙哲平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互怼行为。

孙哲平:上次去兴欣你家方锐和我一起去看了《新复仇者联盟》,哈,钢铁侠真帅啊。

林敬言:你家张佳乐的品味可以,也喜欢《海贼王》。

孙哲平:方队有没有带你去过印象城,那里有一家叫《无邪》的店,里面的东西好吃

林敬言:呵呵,张佳乐经常给我带星巴克的拿铁

孙哲平:艹,兴欣战队真的小,上次去的时候只能跟方锐挤一个床。

林敬言:!!!我快受不了张佳乐了,这货磨牙还喜欢说梦话,每天赖床,都是要我来叫醒他。

孙哲平&林敬言:来呀,互相伤害啊,谁怕谁!

 

直觉告诉方锐,林敬言最近不太正常,他率先打电话给张佳乐向他求证。

“乐啊,我觉得我可能绿了。”

“怎么了?”

“最近给老林打电话老是显示对方正在通话中,发微信,也不像从前那样秒回,总是要等老半天。”

“卧槽!你也?!”

“什么意思?”

“大孙也这样啊!打电话电话不接,发微信微信不回,气死我了。”

“那你身为老林的队友兼室友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异常的话,他最近休息的时候老是抱着手机,好像在和谁聊天。”张佳乐摸着下巴回忆着。

“靠!我就说我绿了吧!”方锐一下子激愤起来。

“别别别,我看他表情满狰狞的,感觉聊天对象是仇人,不像是在撩人。”

“你别说了,下星期兴欣轮空,我明天就飞过来!”

挂上电话,张佳乐脸色严峻,思考着要不要跟林敬言提个醒,好歹他们也队友一场,想了想还是算了,他自己还有一堆烂事没解决呢,哪有时间管他们两口子。

他点开微信,看着孙哲平的头像一阵唉声叹气,好想去B市啊...可是明天霸图还有比赛。

 

方锐到达霸图的时候正好下午6点左右,饭点时间,他在食堂找到了林敬言,他一个人坐在角落,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手机,噼里啪啦用600APM的手速戳着屏幕。

方锐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疾步穿过食堂,躲过一堆上来跟他打招呼的老朋友,来到林敬言面前,林敬言还在专心刷着手机,并没有发现身边来了个人。

“啪!”方锐一掌拍在桌上。

“呦和谁聊得那么起劲呢,连吃饭都舍不得放下手机?”

林敬言正打到关键处,冷不丁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诧异抬头,“锐锐锐...”

“惊不惊呀,刺不刺激?”不等林敬言锐完,方锐挑着眉夺过对方手中的手机,然后他当他看清手机中的内容,不自觉的蹙起了眉。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和张佳乐在一起了?”

“噗——”早在方锐一进食堂,张佳乐就拉着张新杰悄悄凑了过来,他说他们得时刻防范liu/血/事件的发生,张新杰虽然一脸不情愿,但也还是跟过来了。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他眯着眼转头看向张佳乐,眼里似乎透着失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前辈。

“屁!什么鬼东西啊!”手机又从方锐手中到了张佳乐手中。

【爆!】林敬言和张佳乐在一起了,有证据!

【新人】林敬言和张佳乐真的在一起了?

【哭】不要啊,还我双花,还我林方,我不要林乐啊!!!

......

荣耀最火的论坛首页全是这样的帖子。

一堆人就这样围着林敬言的手机,看着林敬言点开的评论框,以及评论框里反驳的话陷入了沉思。林敬言趁着这段时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了清楚。

“你最近就是在刷这个?”方锐问。

“其实也不是,一开始和老孙互怼,怼着怼着觉得没意思,我跟张佳乐根本没什么啊,然后我们突然觉得应该组个同盟去怼那些瞎/几/把/乱扯的人......”

“你们真是有够无聊的.....所以说大孙最近不回我也是因为这个?”张佳乐扶额。

“嗯。”林敬言被围在中间,心虚的点了点头。

“哇哇哇林敬言大大,你怼的时候应该拉上我啊,我怼人贼6。”宋奇英一脸兴奋。

“吃饭的时候不能玩手机,林前辈。”张新杰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率先出了人群,显然他觉得这是一种浪费生命浪费时间的幼稚行为。

“无聊!还有你今天训练时玩手机,扣工资。”

“卧槽!要不要那么狠啊,韩队!我就看了一眼时间啊!”

韩文清并不理会林敬言的惨叫,跟着张新杰一起出了人群。

原本闹哄哄的一堆人,就只剩下三个当事人。

张佳乐打通了孙哲平的电话。

“SB”

“怎么了我的乐?”

“听说我和林敬言在一起了?”张佳乐瞟了一眼努力憋笑的林方二人。

“啊?谁说的?!”

“不是你说的?”

“我说了吗?”

“别装了,老林都把问题交代清楚了。”

电话那头陷入了一阵沉默,良久孙哲平才再次开口,“乖,把电话给老林,我有话要跟他说。”

张佳乐冷着脸将手机交给了躺在方锐怀里幸灾乐祸的林敬言。

“兄弟啊,你不厚道,不是说好要保密的吗?”孙哲平质问。

“没办法啊老哥,我家那位都追过来了。”

“方锐来找你了?”

“是啊,刷论坛时还被当场逮住了。”

“辣鸡。”

“你有资格说我???”

说着说着两个人又怼了起来。

最后张佳乐实在忍不住,把手机拿了回来,开了视频,放在桌子上立了起来。三个人一只手机,围着饭桌开起了“方桌会议”。

“趁我们四个人都在场,这个问题得赶快解决,人言可畏啊。”方锐抱着胸感慨。

“关键问题是,怎么解决,我们就四个人,怎么比得过他们一堆人。”孙哲平隔着视频问。

“确实,我和老孙刷了三天,完全没用。”林敬言附和。

张佳乐摸着下巴思忖,忽然灵光一闪,不急不缓的啜了口酸梅汤,缓缓道:“我倒是有个方法。”

 

这天晚上林敬言训练完后带着方锐出去搓了一顿,然后送方锐回酒店,在酒店里本来想做点什么,但鉴于明天还有比赛,两人只能无奈刹车,林敬言将方锐摸了个遍解了解馋。

“你说张佳乐这方法有用吗?”方锐问。

“不知道啊,要不我们发张更劲爆的?干脆直接出柜算了,这样卡着太难受了。”林敬言蹭着方锐的脸颊。

方锐低头亲了亲林敬言软软的头发,他想说“好呀”,可最后还是将这简单的两字吞了下去。

人言可畏啊,人言可畏。

“林敬言。”

“嗯?”

“明天加油,我会在决赛等你。”

“必须的啊。”

 

晚七点,霸图官博发了一张照片:方锐躺在林敬言怀里玩手机。

下面配了一句令人浮想联翩的话:可以啊,点心大大,一放假就来看老林,干脆跳槽来我们霸图算了,兴欣给你开多少工资,我们出双倍!

兴欣官博第一时间转了这条微博,并在下面留了一条评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霸图,挖人一向是我们兴欣的专利啊!

晚八点孙哲平更了一条微博,没头没尾,让人摸不着头脑——“想吃你做的毒蘑菇了”。(云南毒蘑菇的梗请参考《【双花】请你吃云南毒蘑菇》)

张佳乐第一时间在后面跟评——放假就做给你吃~

论坛的首页经过这一晚,又刷新了一遍又一遍。

【爆!】果然林敬言还是和方锐是一对啊!

【???】这算什么?各自宣誓主权吗???

【哈哈哈】繁花血景一百年!一!百!年!

【强调】林乐就他么是个邪教,到底是哪个傻B传的?


评论(36)
热度(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