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是个场面人

墙头连起来堪比万里长城

【叶蓝】漫漫追妻路啊,叶修同志

· 2017叶修生日快乐

· 叶蓝96连弹计划

· 09:45


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第一轮第二场,兴欣客场对阵霸图。鏖战一个多小时后,兴欣凭借最后一波团战的完美处理,以6比4的比分,获得了他们新赛季以来的首场胜利。

赛后,兴欣新任队长苏沐橙带领全体首发队员接受各家媒体采访。这个出道最初被人诟病为花瓶的小姑娘经过七个赛季的锤炼已然成长为联盟中最受人敬仰的强者之一,即使是在叶修不在的情况下,她也有足够的信心处理好一切事情——无论是赛场上面对强劲的对手,还是赛后应付刁钻的记者。

狭小的采访间挤满了各社的电竞记者,闪光灯噼里啪啦闪个不停。苏沐橙坐在正中间,两手交叠,面露微笑。

“苏队,请问叶神是否如外界传闻的那样已签约兴欣,退居幕后,成为兴欣新赛季的教练?”电竞之家的记者举手提问。

叶修的光环实在太大,即使人不在现场,绕来绕去很多问题又会绕回到他身上。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之后,外界对他退役后的去向一直猜测不断,有人说联盟给他开了个后门允许他二次复出可能不久后又会在赛场上遇见,也有人说他早就接受联盟官方的邀请成为下任荣耀主席的候选人,但更多的人则认为他会留在兴欣——留在这个由他一手建立并崛起于网吧的联盟新霸主中。

但无论哪种可能,几乎所有人都默认叶修会为了荣耀殚精竭力的献出自己一生。恋爱结婚生子,普通人的人生轨迹按在他身上莫名有一种违和感,出道十年,没传过一次绯闻,没爆过一次恋爱,吃饭睡觉打荣耀,一个人过成了神,然后便成了神。

而神,是不需要谈恋爱的。

“没有呦。”苏沐橙回答的很直接。

“那有粉丝反应曾多次看见叶神在兴欣网吧出入,这又如何解释?”记者继续追问。

“唔,他说他想留在兴欣当网管。”

现场陷入了短暂沉默。

“哈哈开玩笑的啦。”

“那请问苏队,叶修虽然没有挂名教练但在背后是否参与到兴欣的战术制定和新套路开发当中?这次战胜霸图叶修的功劳占几分,最后团战一寸灰与包子入侵的配合是否接受过叶修的知道?在队伍里队员们是听你的还是听叶修的?”

提问者是《狗头社》的记者,这是一家观点过于片面的电竞社,也是圈内出了名的兴欣黑。赛季开始前就曾有人在其杂志上发表过“没有叶修出场的兴欣就是一辣鸡”的观点,获得了众多兴欣黑的吹捧。一连串提问使原本较为轻松愉悦的会场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所有人都明白,看似简单的问题背后藏着的不仅是对现兴欣队长的挑衅还有对兴欣一众队员实力的质疑。

苏沐橙微微眯眼,坐直了身体,从容不迫的直视那名提问者:“叶哥说,他既然已经退役就不会过多的插手训练,所有的战术皆是战术分析师以及队员们讨论后制定的,身为队长我的任务就是带领我的队员们取得胜利。一支成熟的队伍应该拥有一套完整作战体系,而拥有了完整的作战体系,意味着它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离开而崩塌,就像世界上众多强国那样,不会因为换了领导者,就乱了套。更何况,”说到这,这位突然间变强势的队长,又放柔了语气,笑着说道:“叶哥,最近有点忙,我们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

“哦?忙什么?”大家都忙着消化这一段气势逼人的话,对于苏沐橙接下来要说的话都表现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身为记者他们的思维总是很发散的——叶修不插手战队是否意味着他和战队之间产生了矛盾?苏沐橙所说的完整战术体系是什么?五个人环形抱大腿?以强国自拟是自信还是自傲?——他们急于理清思路,好在会后第一时间出文章抢先发表。

苏沐橙扫了一圈埋头奋苦战的记者,良久之后才闲闲开口:“也没忙什么,就是忙着追老婆。”

“!!!”

一颗石激起千层浪。

 

传说中忙着追老婆的某人此刻正开了个小号追着蓝溪阁的蓝桥春雪满世界的跑。

蓝桥春雪:“我说叶神今天你们兴欣有比赛吧,你不去加油在这里跟我们抢BOSS有点说不过去吧”

追追追:“看不看都一样,反正都是赢”

许博远抽了抽嘴角,这人也太狂了吧!

蓝桥春雪:“可是这个BOSS是我们蓝溪阁先发现的吧”

追追追:“谁先谁后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抢得到”

说着Z字抖动开启,完美避过甚至连句脏话都来不及飚的蓝桥春雪,上挑、连突、斗破山河,眨眼间红血状态的龙剑士轰然倒地。

系统公告:【兴欣追追追已击杀75级安龙高地野图BOSS】

追追追:“你是我的兄弟,是兴欣永远的绝色,有时候,我是抢你们蓝溪阁的boss,但永远别怀疑,我爱你”

蓝桥春雪:“”谢谢==”

追追追:“那么亲一个?”

蓝桥春雪:“...大神,求你别闹了”

许博远扶着额只觉得心力交瘁,似乎从世初赛回来这位大神就特别喜欢找他们蓝溪阁的麻烦,无论他什么时候上线在哪上线开哪个马甲上线,这人就跟开了雷打似得总能在几分钟后出现在他周围,有BOSS的时候抢BOSS,没BOSS的时候就在旁边上蹿下跳不停骚扰,搅得他心绪全乱,完全静不下心来指挥。当然以许博远此刻的觉悟,他将叶修这种反常行为归结为退役之后闲得蛋疼的表现,也没有去深思,或许叶修他并不是针对蓝溪阁,而是仅仅针对他一个人。

但即使是这样,许博远对于这种调戏与被调戏的行为依旧没有任何抵抗力,他无法首先关掉聊天框,他每天都处在一种矛盾之中——时刻提防着叶修,又时刻期待着他的登场。

许博远觉得自己大概有病。

“知道吗,一个gay的周围往往潜伏着一群gay。”

笔言飞挪着椅子忽然靠了过来。

许博远不着痕迹地将聊天界面缩到最小,然后抬头,眨巴了两下眼睛,端的是一副懵懂无知:“所以呢?”

“所以啊,”对方一系列小动作根本逃不过笔言飞的法眼,他微微眯眼,并不想在第一时间点破,挑着眉一把勾住许博远的脖子,笔言飞笑得十二分不像好人:“所以说,作为我和老春的共同好友,你也逃不过这个宿命。”

“狗东西,小心我告诉大春你勾引我。”

“别啊,我这是站在过来人的角度跟你分享人生经验,你看你跟叶......”

一个“叶”字刚开了头,原本还嘻嘻哈哈跟他胡侃的许博远瞬间变了脸色,一把推开笔言飞凑过来的脑袋,急辩道:“别,别瞎几把乱扯,我跟叶神什么都没有!”

“我说叶神了吗?我什么都没说啊!你这么激动干嘛。”

笔言飞懒懒往后一靠,双肘搭着椅背,仿佛看穿一切。

“我激动了吗?!”

“好好好,你没激动,你一直很淡定。”

毫无诚意的顺毛,笔言飞身子往旁边一侧,视线绕过挡着他的许博远落到电脑屏幕上。

被缩到最小化的聊天框依旧在工具栏里疯狂跳动,保守估计至少是一秒五条的频率,如此变态的手速以及锲而不舍的精神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对面的聊天对象到底是谁,更何况...他对上许博远心虚而躲闪的眼神:这世界上可能也就他一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那位大神非同一般的感情吧。

笔言飞在心底低叹一声,为了许博远的迟钝,也为了叶神坎坷而艰辛的情路。

他再次凑近,不同于刚才的戏谑,这次带着几分认真:“不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叶...”

话到关键处,远处传来一阵略带刻意的咳嗽声赶在他将一切事挑破之前截住了所有话头。

笔言飞和许博远一齐回头,便看见春易老正侧着身一脸严肃的盯着他们这边。

“考虑个屁考虑,还不快滚,瞧瞧你家大春,那脸黑的都要提着剑冲过来了。”笔言飞的话使许博远开始没由的烦躁。

笔言飞一把抓住在他眼前乱挥的手,隔着几台电脑和春易老对视,视线在空中交流一番,终还是不甘心的撇了撇嘴:“算了,推荐你去看看今天兴欣的赛后采访,会有惊喜。”

许博远什么也没说,木着一张脸往依旧不死心的笔言飞怀里塞了一包鱿鱼丝,然后不等他再说什么便一脚踹上椅背,毫不客气的将他一脚踹回春易老身边。

“个狗东西!”笔言飞随着椅子滑成一阵风,风中只来得及留下这样一句话。

扰人的家伙总算离开了,许博远沉沉松了口气。

他一个人瘫在转椅上,望着不停跳动仿佛不知道疲倦的聊天框出了神。

他不想让笔言飞把话说完,也不想去揣测这些话明里暗里到底带了些什么意思,二十三年来养成的道德伦理观念使他本能的逃避着一些事情一些人。他早就知道春易老和笔言飞在一起了,也早就接受了他们时不时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虐狗行为,可如果将这些同性间的亲密放到自己身上他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不是恶心或是抗拒,是一种他也说不清楚的情绪,尤其是当他大脑放空之时下意识的将某个嘲讽力MAX的大神带入到这同性角色中时,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心虚与惶恐。

每到这时他只能蒙住脑袋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强调:他是个直男,是一个喜欢肤白貌美长腿大胸辣妹的24k纯直男!

“你干嘛打断我?这小子明显是口是心非啊!就差一点我就...”回到自己座位的笔言飞有些不大高兴,撕开从许博远那坑来的鱿鱼丝像泄愤似得大口咀嚼。

“嘘,”春易老探身捂住笔言飞鼓鼓的嘴,勾着脖子将他拉近,“老蓝这事,叶神让我们不要急,慢慢来。”

“为什么?他怕老蓝一下子受不了?”

“这是其一。”

“那其二呢?”

“其二嘛,”春易老一口咬断了笔言飞叼在唇边的半截鱿鱼丝,问:“如果被点破后老蓝接受了呢?”

“这不是好事?”

“呵呵,你不觉得叶神抢了我们那么多BOSS,要是那么容易让他拐走我们蓝溪阁的人岂不是太便宜他?”事实证明能爬上蓝溪阁第一把交椅的人心脏的程度也不会差到哪去,另外春易老面对爱人时话也可以变得很多。

这边春易老和笔言飞狼狈为奸围着许博远谋划着阴谋,那边许博远已经压下所有纷乱的头绪恢复到往常的镇静,他一边重新投入到了向叶修控诉事业当中,一边打开了笔言飞临走前说的那个赛后采访看了起来。

当看到苏沐橙笑着说,叶修最近很忙,忙着追老婆时,他的心不受控制得揪了一下。

叶神...他有喜欢的人了吗?

噼里啪啦的打字声戛然而止,输入框里静静的躺着一句半真半假的话:叶神,你老是来撩我,我会喜欢上你的

迟迟发不出去。

 

 

这是最好的时代:两年前中国大陆终于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这是最坏的时代:法律上的承认并不意味着意识形态上的接受,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依旧厌恶排斥着同性恋者。

叶修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挖掘他喜欢许博远这件事,然后用了极短的时间便接受了这个事实。就像当初打定主意要离家出走去打游戏那样,这次他也是打定主意要追到许博远,尤其是在感受到对方似乎并没有那么排斥他的情况下,更加坚定了他的这种决心。

魏琛曾经严肃的问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和他都没见过几面的人,如果仅仅是因为退役了空虚了想找个人玩玩,那他可以带他去做大宝剑,完全不需要去祸害一个大好青年。叶修抽着烟靠着墙壁试图去辨别这种陌生的情绪,最后却只能无奈的摇头,他只想要许博远,没由的。

喜欢这种事情又有谁能说清楚呢。

他喃喃的向魏琛诉说着,从第一次退役在第十区遇到那个连发18个好友申请的蓝河,到被他拐到兴欣当保姆的绝色,再到神之领域不想打BOSS只想安静带孩子的蓝桥春雪,退役之后当叶修那颗被冠军塞得满满的心空了下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对这个小剑客的一切是记得如此清晰。

世初赛在苏黎世街头与许博远的意外相遇,使这个长相清秀,笑起来有些腼腆的青年,彻底进入了他的心底。

他们一起逛了班霍夫大街,参观了圣彼得大教堂,品尝了奶酪火锅,还在阅兵广场上喂过鸽子。又肥又大的鸽子围着许博远乱飞,扑棱的翅膀缭乱了他的头发。

许博远望着腾飞远去的鸽子笑得开怀,而他望着许博远出了神。

从苏黎世回来之后,他去向早在圈子里和林敬言携手出柜的方锐请教。

方锐听完后幸灾乐祸了一会儿,然后肃了表情明确的告诫他:这条路不好走,趁着现在陷得还不够深,快点抽身吧。

叶修倒没什么自觉,像往常一样点了根烟,在一片吞云吐雾中似乎在跟方锐讲,又似乎只是在对自己说:已经晚了。

然后方锐没有再说什么。

叶修的叙述毫无逻辑、颠来倒去,可魏琛难得没有打岔或者毒舌,最后当香烟燃尽,叶修的话也到了头,魏琛听得颇为感慨,他唏嘘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情种。老夫支持你,喜欢就去追吧,文州说这小青年不错,喜欢他的人很多,你加把劲啊!

然后他将烟蒂按灭在垃圾桶里,起身拍了拍又点燃一根烟的叶修:

追妻路漫漫啊,叶修同志。

 

叶修明显感觉到许博远最近对他冷淡了许多。

不再热衷于为了一个BOSS跟他死磕,对他的骚扰也总是爱理不理,聊天回复随时都能冷场,所有的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解放前。

他摸着下巴思索着是不是最近抢蓝溪阁的BOSS抢过了,这家伙在跟他闹情绪?

于是在最近一场BOSS战中他决定改变一下策略。

两方死的死残的残,剩下几十号人,对峙在千成山门口,谁也不敢妄动一下,惟有BOSS在人群当中咆哮。远处天际线上冒出一个小点,蓝桥春雪瞟了一眼,开口跟对面的车前子商量:“那家伙来了,再这样耗下去我们谁也得不到好处,不如合作吧,奖励对半分。”

车前子顺着蓝桥春雪刚才的视线遥遥望了一眼远处稍微变大一点的黑点,一脸不可思议:“卧槽,这么远都能知道是谁,你他么对叶神是真爱吧。”

蓝桥春雪:“少废话,到底合不合作?”

车前子:“哈,万分抱歉啊,霸气雄图已经抢先一步了”

说着从背后的树林里又窜出几十号人。

“靠!”许博远暗骂了一声,急忙指挥调整阵型,转攻为防。车前子将指挥权全部交给了游峰电,自己则全身心的投入到对蓝桥春雪的攻击当中,他的动作很快,蓝桥一心二用,完全无法抵挡,几个回合下来,血条下降了大半,眼看就要在咬牙切齿中打出GG,一个人影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他身前,“呦,小蓝。”

那一瞬,许博远脑中不合时宜的记起一句台词: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之后,叶修凭一人之力将蓝桥春雪救出了包围圈,同时顺手帮蓝溪阁抢了个BOSS。

许博远看着系统的最新提示【蓝溪阁追追追已击杀75级千成山野图BOSS】和笔言飞一起对脸懵逼。

笔言飞:“什么情况?这逼怎么那么好心来帮我们抢BOSS了,还有谁通过他的入会申请的?”

许博远微微敛下眼皮,遮住了他波动的情绪,努力使自己的语气疑惑一点:“谁知道呢,叶神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笔言飞斜眼,看着许博远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叶修站在一旁等了一会儿,他想着自己这么积极,以小蓝的性格绝对会忍不住跑过来问他几句,然后他就可以按照兴欣众人给他出的主意那样顺势将什么彩礼啊、嫁妆啊、真男人就要护妻之类的抛出来试试水。

万万没想到,往常软萌好欺负的蓝桥同志在公共频道高冷的抛下一个谢谢后,扛着剑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叶修终于淡定不了了,他敲开了春易老的qq。

君莫笑:“小蓝最近怎么了?”

春易老:“母鸡啊,那几天到了?”

系统提示春易老邀请笔言飞加入群聊。

笔言飞:“据我观察,他似乎在躲你。”

君莫笑:“意思是我没机会了?”

笔言飞:“不,我觉得恰恰相反。”

君莫笑:“怎么说?”

笔言飞:“他前几天看了你们兴欣的那个采访,我估计其中可能产生了某些误会。”


周末,天河体育中心,蓝雨主场对阵兴欣。

许博远以公会内部人员的身份很容易就拿到了一个志愿者的名额,此前他已有过好几次当志愿者的经验,他几乎每个位置都做过,导播助手、入会登记人员、设备调试人员,这次分到的任务是维护比赛现场秩序,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安保人员。不同于之前几次的激动,这次更多的是紧张。

因为三天前他从笔言飞那得到了叶修也会来看比赛的消息,他很想去追问笔言飞是从哪里听来的这消息,可信度有多高?可心底有一个声音又绊住了他的脚步——早就已经决定和叶修拉远距离,何必再去惹这个麻烦呢。

想是这么想,可是真当到了比赛那天,他又忍不住偷偷跑到入场口,百无聊赖的在大厅里晃着,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

远处传来一阵尖叫声,许博远抬眼望去,便见叶修正被一群女粉丝簇拥着挪进大厅大门,门口的保安大叔及时出手阻拦,然而效果微乎其微。

许博远站在另一头偷偷看着低头耐心给粉丝签名的叶修,与苏黎世的那段时间相比这货仿佛又胖了,他嘴角挂着微笑,神情很温柔,身边的粉丝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贴,也不见他有任何恼色。

真是的,出门的时候也不知道戴副墨镜带个口罩掩饰一下,这么明目张胆的,也不怕被粉丝吃了。

许博远被他这貌似只对喜欢之人才会有的小心思吓了一跳。

“卧槽,什么味那么酸啊。”

背后突如其来的抱怨打断了许博远的自我唾弃,他赶紧回头驳斥:“酸个屁!我才没吃醋!”

“啊?”蹲在休息区的一众工作人员集体抬头,对着一个不知道在激动些什么的许博远N脸懵逼:“是小许啊,你刚说啥?早饭吃了没?我们买了咬不得生煎,要来个?”

“嗯嗯嗯,蘸着醋,这味道美滋滋!”

“.......”

许博远扶额,不得不承认他现在确实有点草木皆兵的趋势了。

叶修依旧被挤在门口,虽然手上一刻不停的签着名,耳朵确是一直听着许博远那边的动静,抬眸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个仓皇逃走的背影。

他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比赛正式开始。

由于叶修还未和兴欣签约,所以他现在没有资格到后台队员休息室观看比赛,像所有观众一样老老实实的买了票过了安检,隔着七八排人头,仰头望着场馆中央的360度电子大屏上。

许博远作为内场安保人员,站在B2入场口处,他与叶修隔了八排三列、一个过道,但即使是这样他依旧能准确的在一片昏暗中一眼锁定了叶修的后脑勺,比雷达还准。

解说人员慷慨激昂的解说他没听进去多少,黄少精彩的操作他也没看进去多少,他的心思开始变得飘忽不定,想着叶修刚才到底有没有看到他?赛后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打吧,叶修会不会早就忘记他长什么样了?不打吧,会不会让叶修觉得他很没礼貌?

啊啊啊,好烦。

许博远烦躁的挠了挠头,一直被他盯着的那人就此刻回过头来,许博远猝不及防的对上了对方的视线,饶头的动作卡在一半,头顶被扰乱的头发在通风口迎风而立。

距离有些远,灯光有些暗,许博远看不清叶修的表情,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逼绝对在笑他。许博远唤来了替补安保人员,以尿遁为由,再次不争气的遁了。

某人说过,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等到许博远在厕所理好情绪再次回到会场时,比赛已经结束了,观众们走的七七八八,寻了一圈又一圈,终究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可不知道为什么许博远还是有些怅然若失。

 

“小许!”路过队员休息室,许博远突然被一个后勤工作人员叫住,“快,黄少的外设没拿,快给他送过去!”

二话没说,他抱过了一堆装备,拔腿就往安全出口那狂奔。

为了避免骚动和意外事件的发生,职业选手入场和退场的地点都是和观众分开的,一个是从正西门出去,一个是从偏南门离开。许博远当了这么多年的志愿者,这点事情还是知道的。

他轻车熟路的下了两个楼梯,绕过三个转角,眼看着就要到出口了还没碰到黄少天,心里有些着急,还是没赶上嘛?

他跑的气喘吁吁,在拐过最后一个转角后,脚下的步子却生生顿住了。

在那条冗长而破旧的过道里,有两个穿着蓝雨队服的人正抱着忘我的拥吻着,是他最崇拜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啊!安全出口的标识就在不远处幽幽的散发着绿光。

许博远的三观继得知春易老和笔言飞在一起后又一次受到了冲击。

他下意识的后退,却在下一秒跌进了一个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怀抱,刚想尖叫,就被身后的人紧紧捂住了嘴,拉到了转角的另一面,然后他被人狠狠压在墙上。

叶修!

“啧,没想到老喻和黄少天是这种关系啊!”叶修说,在许博远听来语气中似乎带着嘲讽,“你们蓝雨药丸。”

“屁,这种关系怎么了?黄少和队长在一起怎么了?”或许是出于对偶像的维护,又或许存粹是在为自己这些天的不正常辩解,许博远的语气有些恶劣。

“你不觉得恶心?”

许博远抬头,神情有些受伤,又隐隐透着对叶修的失望,他直视叶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两个人互相喜欢,然后在一起了,这有什么恶心?”

“那这样呢?”

叶修扳着许博远的手往头顶举,膝盖也抵进了他的腿间彻底把他制伏着,好像生怕他会后悔似的把他按在墙上亲吻。

许博远出乎意料的配合没有半点挣扎,或者说的更准确点他是忘记了挣扎,睁大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庞,仿佛一切都是梦。

“我喜欢你。”

“嗯。”

“我追的人是你。”

“嗯。”

“跟我在一起吧。”

“嗯。”

许博远的脑子被叶修吻得乱七八糟,叶修问什么他就跟着自己的心点头,等到反应过来,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叶修又欺身压了上来,不给他任何反悔的机会。这次比刚才温柔多了,技巧也熟练多了,许博远闭上眼睛,试着去回应着叶修,他想,他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了。

转角处探出两个脑袋。

下面那个轻声嘀咕个不停:我们蓝雨这么好的小伙子就这样被叶修给拐了好不甘心啊!不甘心!不行,我们帮了叶修这么大的忙,下次一定要狠狠宰他一顿,必须楼外楼啊。哎呀我去我的键盘啊,你们悠着点啊!靠靠靠叶修这是要打算吻到什么时候啊!没看出来啊,他的肺功能那么强大!

上面那个笑得温柔:少天偷窥是不好的。要不我们也在吻一遍?我绝对比叶前辈要持久。

等等,这句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晚八点,兴欣官博对外公布了叶修正式以教练的身份签约兴欣的消息。

评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一个叫老万是个场面人的粉丝在下面留言:转会期早就过了,叶神为什么拖到现在才签约?

本来这条来自于小透明的提问很快就会淹没在无数评论当中,却在15钟后因为官博君的翻牌再次被顶了上来,成为了热门评论之一。

兴欣战队V@老万是个场面人:那是因为,叶神终于追到老婆了,所以接下来得找份工作,养家。

这夜对于一众电竞小编来说注定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评论(16)
热度(960)